星期日, 12月 16, 2007

筱葳的神話接龍之二 柳毅傳

其實呀,要說到這禿尾巴老李這種佔水為王的勾當,恐怕也只有在這關外白山黑水人煙稀少,神跡罕至的地方才有可能發生吧。在那中原地區大概早已沒有水域沒有 水神,恐怕就算是小水溝亦或是枯井都有庇祐,哪能讓這禿尾巴老李一下子就佔了這中國第三大江水呢。再說在這神明早已制度化的中原地方,只怕這老李才剛要叫 陣討戰,便有那天庭派個什麼太上老君這種看起來是老好人的神仙下來調停勸退,「這龍擇水而居,乃是天經地義,但這兩龍相爭,驚天動地,恐怕造成浩劫,塗炭 生靈,不若讓天庭擇一水泊供你修行。山東李家村三里外有個水井,你就權且安歇吧。」恐怕這仗大概也打不起來,畢竟是老李是鄉下老實人,哪禁得住太上老君這 種又捧又勸的官樣文章,只怕會乖乖就當個水井管理員去也。
人都說大水沖到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好像這龍天生就是治水降雨的水神。可是大家想想太古水神,一如共工、河伯,晚一點一如戰國時代楚國屈原九歌的 湘君,之前提到化身青牛的李冰父子,甚至到更晚三國時代曹植的洛神賦,這些水神卻都非龍形,可知雖然龍自古以來即是靈獸神獸,載送黃帝昇天的坐騎,漢初更 成為代表東方木的神獸,但是可見到三國甚至更晚的時代,龍雖然是尊貴但是卻不是水神。以龍為水神,莫約是在魏晉才開始,還是受到了佛教東來的影響吧,僧侶 不僅是帶來了佛教超然物外的教義,也引進了許多印度固有的神話與宗教儀式,而向龍王祈雨也是從印度引進而來的,到了唐代的文學裡面,關於龍司雨掌水的故事 漸漸多了起來,在李複言「李衛公靖」提到了李靖曾經騎天馬替龍母行雨,但因心生憐憫,反致豪雨成災的故事。而另外一個關於龍的故事則是我這次要討論的重 點,也就是李朝威的「柳毅傳書」,這也是在中國首部凡人娶龍女的故事。本來也想要改寫的,但是自付實在沒有把握可以寫的比李朝威好,所以暫且先作罷,所以 直接先來評析一番吧(絕對有雷)
所有與仙靈神怪婚配的凡人中,大概就屬柳毅這傢伙最有出息了,什麼董永,許仙那種懦弱的傢伙,還有牛郎,那種偷衣服逼婚的傢伙哪能算是男人呀,所以也只有 他才配得上圓滿結局(這些人仙戀的結局其實早期都是以悲劇收場,大團圓式的結局都是晚近的版本)。柳毅初遇龍女的段落裡,完全沒有提到龍女的樣貌,只有提 到龍女遇人不淑復又遭姑姪欺侮,而關於龍女的美貌則是在後面宮殿重逢之後才描寫。藉此點出柳毅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覬覦龍女的美貌,純粹只是基於義憤而願意 受託到洞庭湖見龍女的父親洞庭君。甚至在龍女叔父錢塘君的提親要求下,柳毅,一介書生,況且他並非不知道錢塘君的威力,依然振振有辭,拒絕提親。直到後來 先後娶了兩房妻室皆亡故之後,才娶了盧氏女,也就是龍女的化身,這才與龍女於南海廝守終身,之後得道成仙,而在婚後他對龍女說出他當初拒絕錢塘君替姪提親 的原因乃是一來他當初代為傳信實在是為了義憤,對於龍女沒有半分遐想,而想不到錢塘君出手如此之重,竟然一下子就把人家老公吃掉了;就搞得柳毅覺得如果當 時就娶了龍女,好像自己是在傳信的時候就已經垂涎龍女,而且難免殺夫奪妻之嫌(其實根本自己是心裡有鬼),所以就拒絕了,而也就把這愛慕之意沉入心底,回 到人間之後靠著龍王答謝的寶物成了富人,也按照社會習俗娶了凡人為妻。柳毅可以說是唐代傳奇裡面少有的道德派人物,但反過來說,他也是最受社會價值壓抑的 人,最矯情的人,也是把感情看最淡的人,或許我不能這樣說他啦,說不定他儘管娶妻,但依舊對龍女念念不忘,只是他願意接受社會的規範,把這種感情埋藏起 來。當然他不是一個會被壓力威逼所屈服的人,畢竟對於錢塘君這樣的人物他也沒有屈服,但是他根深蒂固的禮教束縛了他。他的舉動行止都是符合文明規範的,但 是也就少了牛郎那種原始質樸的情感與慾念。也可以說這個傢伙根本就是符合中國該死的勸進傳統的渾蛋,明明心裡哈的要死,偏偏人家問他要不要,還是要先推辭 說不要。在後來元代尚仲賢所改編的雜劇柳毅傳裡,柳毅乃是看見龍女牧羊憔悴之樣,不願娶之為妻,後來見其明容方才後悔,上岸之後茶不思飯不想,而柳母與之 提親,竟是龍女化身的盧氏。固然把柳毅的矯情合理化,但是也就降低了柳毅的人格特質,反而又讓這個故事的格調變低了。或許讓柳毅待龍女守喪一年或三年,說 不定是一個比較折衷的辦法,但是又太迂了,唉。不過當乖乖牌的好處就是有糖吃,所以他的結局雖然曲折些,但是依舊算是大圓滿。
但從另外的三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的話,或許可以有比較合理的解釋,第一個就是從報恩情結來詮釋,結草啣環的故事我想大家都知道,在這樣的故事裡面,施恩者 通常都是不記得這個過往的,而是受恩者銘記在心,與危難時相報。在救難與報恩的過程中,施恩者本來就不會意起這個過往的,當然因為一旦想起,就會顯示這個 施恩是有目的的,就與故事的行善寓意相違背。雖然柳毅傳不能夠單單以這樣簡單的報恩故事來看,但是或許依舊隱藏著這樣的脈落,報恩是受恩者的動作,所以在 報恩的動作之前,曾經施恩的人是不會感受的到。這個故事中柳毅傳信解救龍女是主要劇情,份量很重,轉折也還令人滿意。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那種人妖戀前面還要 加這種報恩情節,比如說許仙小時候曾經救過白蛇這種,大大降低愛情的力道與純度。
第二個是門當戶對的觀念,這恐怕是這小龍女高明的地方了,白娘子是誰,隨隨便便在西湖遇到的孤身女子,來路不明的女子,董永遇到的七仙女,也來路不明的女 子。妳雖然是神是妖,美貌不用說,溫柔也是自然,但是要跟人廝守終身的話,恐怕還是得要編造個好出身。在一種簡單的貞女/妓女二分法下,要說是處女情結也 可以,要娶就要明媒正娶,要娶就要娶好人家的黃花閨女。龍女最後如果不是假託盧氏女,而以本來面貌去倒追柳毅,我猜大概柳毅還是不會接受的。而且在文中也 暗示了龍女還是處女喔,這也解釋了為何錢塘君吞了那小兒,依然得到天帝的諒解,一來當然是他虧待正妻,二來或許更重要的就是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敦倫,沒有盡 到丈夫的義務。
最後一個理由其實跟門當戶對有點類似的是人妖殊途,而龍正處在神與靈獸之間擺盪的尷尬地位。龍王看起來法力高強,威力無邊,坐擁華麗的宮殿,似乎是神仙之 流;但是同時他也是神仙們的坐騎,是可以供仙人,甚至是法力高強的修道人驅使的靈物罷了。而在道教理論,人是可以修練成仙的前提下,龍的地位是擺盪的,固 然它無疑是值得敬畏的,但是卻不若那些位在九天之上的天帝王母那樣是不可超越的。甚至連柳毅就算是見識到錢塘君的威力,還敢打嘴砲(我承認這已經不簡單 了,是我大概不敢),說錢塘乃是鳞甲之輩。也就是在某種程度上,柳毅其實還是瞧不起龍族的,就算神通再大,還是水族而已。
接下來當然要說說第一男配角錢塘君囉,基本上,只要提到劉毅傳,幾乎不可能不提到錢塘君的,因為他是故事裡最活耀鮮明的角色,事實上他也主導著故事中段的 走向。就跟電影一樣吧,這種性格的人物其實容易突出。火爆剛烈,明快迅疾,說到忌惡如仇,這我倒持保留的態度,因為其實看不出來,一怒發九年大水,反抗天 帝,因而丟官被軟禁在洞庭。為了姪女的冤屈,隨便就是殺敵六十萬,赤地八百里,說他主持正義,也可能只不過是護短罷了。而他之後向天帝認錯以及接受他老哥 洞庭君的訓誡,說他知恥勇於認錯恐怕也只是口認心不認吧,但是不可否認,儘管全篇都沒有實寫錢塘君與涇君之子交手的過程,而是僅僅從洞庭君與錢塘君的對話 中表現,但是錢塘的威武表露無疑。而後來的提親,也帶出了柳毅的道德考量,而間接引出最後柳毅對龍女所說出的最後那段關鍵的話。所以儘管他的個性其實有缺 陷,但是我還是最欣賞他,猶勝過主角柳毅。
至於錢塘君的老哥洞庭君,只有兩個字,政客!把女兒嫁到涇水,根本是政治婚姻;他接到柳毅的報信,他的難過根本就是裝給柳毅看的,因為他不想正面跟人家撕 破臉,之後怕錢塘君知道,我也覺得根本就是裝的,他就是希望錢塘去擺平這件事情,自己可以賴個一乾二淨,說不定金鎖玉柱栓不住赤龍根本就是因為洞庭君悄悄 派人去開鎖。等到錢塘回來,還假惺惺地訓誡一番,他根本是怕天帝怪罪而已。這兩個老傢伙根本就是一個白臉一個黑臉,不過這個故事的洞庭與錢塘的性格到也很 符合人們對於這兩個水域的印象,錢塘壯觀凶險,洞庭平靜無波。
龍女在這個故事中的形象當然沒有其他的人仙/妖戀中那麼鮮明,因為一來她的角色被她的家人們均分掉了,二來有錢有勢的公主也不需要自己去幫情郎織布盜寶物 盜靈藥。除了堅持不嫁他人之外,比較難看出她對於這段愛情的付出。雖然是為了鋪陳龍女悲慘際遇才出現,但是雷霆羊其實挺可愛的。哈,誰叫我屬羊呢。
總結而言,柳毅傳是首開中國龍宮故事的先例,而就唐傳奇而言,藝術層次也是相當高的。相較於唐傳奇獵奇的風格,柳毅的道德風骨也是在諸傳奇故事中非常特出。
下一篇,嗯,等我過了情人節進度報告再想吧。


Reference
李朝威 柳毅傳
尚仲賢 洞庭湖柳毅傳書 簫堯網群 (http://www.xysa.com/xysafz/book/quanyuanqu/t-059.htm)
曹仕邦 1995 試論中國小說跟佛教的「龍王」傳說在華人社會中的相互影響,
佛教與中國文化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 中輯 頁567-583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