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1的文章

海德堡記事-20.07.2011

火車上,
我不斷在設想等到明天的這個時候,我會是怎樣的心情, 會高興地又跳又叫,還是只是輕輕掛著微笑 不過或許我現在怎樣猜測,也不會是明天的我的心情
六年,在我生涯中最精華一段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這樣漫長的歲月,回首也不過就是一瞬 裡面有最孤單寂寞的日子,也有最幸福快樂的生活。 記得有人跟我說過, 能走到這裡的人,多多少少也些執念吧。 念博士班,學問知識修得不少,主要還是修心, 至少在生物研究上,真的是一條艱困的道路, 不在於工作有多煩重,有多勞累, 而在於不斷處在期待與失落的輪迴之中。
跟我經歷的

台灣漫畫月刊的裡感想

如果有錢的話,比如說讓我中樂透的話,其實我也是很希望可以跟卡神坐一樣的事情,去開一家出版社,去出版漫畫,去開一家動畫公司,或是去做遊戲,希望可以讓台灣的ACG發展起來。
撇開暗黑的政治陰謀論,這個事情對我來說,也就是一個借鏡吧,不要有傲慢,不要自以為是,不要以為是博士就了不起。當然,嚴格說起來,LQY與Plamc的表現確實讓我失望,可是我自己大概也差不多,不,更糟,因為我連要嘴炮可能都砲不贏他們,論實際做事更是不如。 眼高手低是讀書讀到腦殘的毛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