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文章

落雷術-炙鴿者

炙鴿者亞魯斯的餐廳總是人聲鼎沸,高朋滿座。亞魯斯的烤乳鴿是整個亞德里亞大陸上馳名的,到他店裡的客人總是會點那道烤乳鴿。他的店一點都不難找,在首都亞德里亞國王大街上看到那個畫著著火鴿子的耀眼金字招牌那家就是亞魯斯的店。

儘管亞魯斯已很少親自掌廚,但是每天中午,他總穿著整齊地出現在餐廳裡,跟每個客人寒暄問好,遇到熟客,就叫跑堂送上一杯茶,聊聊家常;見著了新客人,總是會請他們喝杯酒,問問他們對於店裡菜色的建議。而這時候,總會有人起鬨要他說他之前的那段冒險故事;亞魯斯不僅僅是因為他那神乎其技的燒鴿技術得到了這個「炙鴿者」的稱號,也是因為一件在他創立這間餐廳之前的事蹟。亞魯斯總是謙虛著婉拒直到大家不停起鬨才開始他的故事,他總是這樣開場:
「我們永遠不知道上天給人們安排著怎樣的命運,即便是平庸之人,也能在上天巧妙造化之下,做出微小而關鍵的貢獻。我在開這間餐廳之前,曾拜在楊格魯大師門下學習過魔法。但是我資質不足,實在沒辦法掌握天地奧秘,要不然也不至於在這裡開店。」

大夥都笑了,但亞魯斯注意到坐在餐廳最裡面那桌的兩位客人並沒有跟著笑,一老一少,是生面孔。那個少年面前只有一個猶剩半的蔬菜湯,但老人面前怎已經堆滿了六個盤子以及鴿骨。亞魯斯決定說完故事一定要請這個豪客喝酒。

「那時候,咱們英明的羅南國王還是風流成性的王子,被當時的老國王派為使節到南方的慕倫帝國參加皇帝的壽誕。羅南王子本該在慶典結束後便啟程返國,但是國王王后左盼右盼,卻遲遲等不到王子的歸來,歸來的卻是王子失蹤的消息,甚至有傳言王子已經被帝國秘密暗殺。

其實這樣的傳言說來實在可笑至極,但是國王在悲傷掛念的情況下,卻相信了這樣荒謬的傳言,於是要飛鴿傳書給駐紮在羅格斯山脈另外一側落日平原的大將謝庫赫,命他進軍慕倫帝國。眾所皆知,有著猛獅之稱的謝庫赫是王國最忠心最勇猛的將領,整個落日平原便是降服在他的鐵蹄之下,而那時候謝庫赫正是以新領地總督的身分鎮守落日平原。回到故事,而落日平原往慕倫帝國一路都是毫無屏障的平原,要是讓謝庫赫的騎兵越過了邊界,那好不容易才換得的和平又要被丟入戰火中。不過說到謝庫赫,聽說他已經以年老力衰辭去總督的職位,要回來亞德里亞了,希望他能來嘗嘗我的烤鴿子。」亞魯斯岔了題。

「當時所有的有識之士莫不緊張萬分,我的老師楊格魯大師當然是致力化解這危機,於是他一方面派出手下所有弟子尋找羅南…

Spore的科學成績單

圖片
PC Zone UK 9/10
Gamespot 8.0/10
Gamespy 4.5/5
IGN 9/10





Science 不及格??

Maxis(1987年由Will Wright成立,現為EA子公司)長久以來就以其獨特的非暴力策略遊戲在美國暴力廝殺地血流成河的紅海遊戲市場建立起獨特的風格。而其作品模擬城市系列(SimCity)、模擬人生(the Sims)以及其他的模擬系列如模擬螞蟻(Sim Ant)、模擬大樓(Sim Tower)、模擬高爾夫(Sim Golf)等等,在評論上與銷售量上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而其遊戲的特色是有著可愛卡通的畫風,操作簡單而有趣,但是題材卻相當有深度與教育意義,幾乎可以說科學已經成為Maxis遊戲的一種品牌。
而Maxis的新作Spore也是如此,在它的廣告上用以下的詞語來形容這款遊戲,”玩家打造屬於自己的世界。創造及演化生命、培植部落、建立文明,甚至於塑造整個世界,同時探索充滿其他玩家創造物的宇宙。”而Will Wright更在國家地理頻道上宣稱Spore將能完全反映出形塑生命的神秘遺傳機制的突破性科學(the breakthrough science that's revealing the secret genetic machinery that shapes all life in the game Spore.)。在大多數的人眼中,這或許只不過是宣傳詞令,但是有一群科學家卻當真了起來,他們決定要以科學,特別是以演化生物學的角度來檢視Spore這個遊戲,於是他們找了足以涵蓋Spore五個不同時期的不同專家,包含了演化學家、社會學家以及外星生物學家,其中甚至有與已逝知名科普作家古爾德共同提出中斷平衡說的當代演化學大師Niles Eldredge,並且將這份評論發表在世界頂尖的科學研究雜誌-Science。
可惜地是,Spore的科學並不能讓這群科學家們感到滿意,當然這當然不讓人意外。從一開始根植於胚種論(panspermia)的遊戲開始方式,就為讓演化生物學家們大搖其頭,不過更核心的問題卻在: 玩家可以在累積足夠DNA點數之後自行替自己的生物設計喜歡的造型與構造。以一個遊戲玩家的角度而言,這絕對是Spore的最大賣點也是核心樂趣,但對於演化生物學家而言,這是犯了大忌諱;相反地對於支持智慧創造…

中國學歷是個學術問題

我一直認為,承認中國學歷是個學術問題,不是個政治問題。
請回答一個問題,你認為評斷一個人的學識才能需要考量他的國籍種族嗎? 如果答案是不需要,那麼你就該要支持承認中國學歷,以及世界任何一所考核嚴謹,符合台灣教育部認定標準的學校學歷。這才是學術中立,做為一個科學家,我不接受任何干擾去認定一個人的學歷,只有他所學到的東西才是唯一的評斷標準。
在台灣很多事情都給攪在一起,焦點都被模糊了。學歷認證不該跟勞工政策混再一起。只要一個大學的教學認真、考核嚴謹,其學歷當然就該要被接受與認可。誠然中國的大學良莠不齊,教育部當然不能所有都接受,但是誰能相信北大,清華等等在世界排名前五百大的名校所核發的學位比不上台灣那些只要八分就錄取的科技大學? 誠實地尊重學校與個人的實力,難道不是學術研究上最嚴肅最重要的事情,這點絕對不容許被任何政治力量介入干擾。
可是認可學歷,不等於他們就可以來台灣工作。而特殊職業,例如律師或是醫師,當然需要有另外的規定。開放中國人來來工作當然需要台灣的整體勞工政策,只能針對台灣缺乏的專業人士,不能否認,中國人在語言上具有優勢,儘管大家常常在嘲笑台灣跟大陸用語的差異,但是大部分的中文依然是共通的,這在溝通上有其不可否定的便利性。在生活習慣與文化上也是如此,這對於他們適應這裡的生活而發揮他們的所長也是具有優勢。
不管政治立場如何,以公正立場去評價一個人的品德學識能力是一個現代社會最基本的要求。勞工政策可以對於外來工作者有不同的限制來保護本國的勞工,但是教育機構卻不能以此為理由拒絕承認一個人的學歷。

海角七號

從認識到結婚,從來沒有帶著老婆去電影院看場電影。因此這次回台灣,老婆特別要求要我帶她看場電影,不然她覺得不甘心,整個交往來一次約會看電影都沒有。於是在結婚登記後的一個晚上,我們就一起去西門町樂聲看現在台灣最紅的海角七號,從八月二十二號到現在十月,也已經上映了一個半月,但是樂聲可以容納八百多人的大廳竟然還是滿滿滿,海角七號果然是當前台灣最流行的。
雖然我之前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是ptt或是網路上的評論早就吵得沸沸揚揚,不過我想海角七號的風行當然有其本身的因素,也有外在環境的配合;但是無論是過度的推崇或是反動都不該影響電影本身的評價。就先讓我來說說我個人對於海角七號的心得吧。一言以蔽之,海角七號是一部試著加入一些人文色彩的樂團片,它確實好看也有動人的片段,但是至少在我眼中,絕對稱不上是台灣史上最好的電影或是最好的商業電影,但是也絕對不會如網路上的反動派說得一文不值。
海角七號做為一個樂團片,各式各樣的怪咖團員角色當然不會少,而事實上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正是海角七號最為人所稱道的地方,無論是火爆深情的原住民警察勞馬(歌手民雄 飾演)、或是和藹的警察爸爸歐拉朗(原視副台長丹耐夫正若 飾演)、暗戀老闆娘的機車店黑手水蛙(夾子電動大樂隊主唱的小應飾演)、日夜操勞拼業績的馬拉桑(我超愛的糯米糰主唱、還有超酷超可愛的正妹大大(真的好正)、鄉土味很重的民代主席(馬如龍 飾演,也入圍了今年的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更不用說引起轟動的國寶大師茂伯(北管大師林宗仁),這些生動活潑的形象豐富了這部電影,也顯示了導演的選角之精,確實有獨到之處,而且有具有深刻的商業考量。但是配角之所以常常容易有好的表現,往往都是因為角色面向的單一化,海角七號也不例外,劇中配角之所以突出,是因為他們的形象單一,而且貼合台灣人的刻板印象。
但是主角的表現就反倒有被壓過之感,范逸臣飾演的阿嘉與田中千繪飾演的友子就顯得不是那樣出色,當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編劇的問題導致了情緒的轉折缺乏說服力。很多人都覺得兩人的戀情缺乏說服力,不過我覺得這是兩個孤單寂寞又懷才不遇的城市人在鄉下的交會,即便他們遭到台北的遺棄到偏遠的小鎮,他們的思維依然是城市的。電影中並沒有很刻意強調城市與鄉村間的衝突與對立,但是無疑這是海角七號想要呈現的課題,而且也內化成它的風格,實際上也是這部電影造成轟動的主要原因之一,從一開始的那句「我操你媽的台北」,到BOT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