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8的文章

我愛080

我愛080(導演:楊力州) 這是杜賓根台灣紀錄片展的其中一部,在我出發去杜賓根之前,小毛就告訴我他超喜歡這部我愛。我欣賞了這部片之後,便明白他推薦這部片的原因,不僅僅是這部我愛080確實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好片,同時也勾起我們相識的共同回憶-軍旅生涯。 故事的主角阿正,一個有天份的男孩,他在就讀復興美工的時候取到了澳洲一所美術學校的入學許可,但是為了籌措一百萬的學費,而在當兵的時候,簽下去當三年半的志願役士官,並且被派到馬祖服役。而080理財專線正是當時各家銀行大力推行的服務。在外島服役的士官兵常常打080理財專線,到不是因為他們有很多錢需要專人打理,而是他們可以免費跟理專美眉講電話聊天。而我愛080的開頭正是阿正從馬祖回到台灣,找之前的老師楊力州(也就是導演)出來聊天,談到他準備要去找那位080美眉出來見面的事情。但是接著劇情就開始急轉直下,就在這次休假結束,阿正該收假的時候,他卻沒有乖乖收假逃兵了,等他再度出現的時候,等待他的是軍法審判。而這時080又出現了另外一層的意涵,那就是軍中的申訴專線,阿正透露他在受訓的時候,因為參與申訴而受到了排擠與長官的另眼相待。但是當他受審時,卻因為他的答詞而被判定為具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而被送往北投818醫院治療。影片的後半就在不斷辯證阿正的心理,他的成長過程,他與他父親之間的關係,直到最後在楊力州導演的奔走下,阿正停役離開軍隊為止。 雖然說080是片名又是雙關,但是卻像是個引子,片中並沒有對於阿兵哥純愛的080理專戀情(但是在片中結尾的時候有交代)亦或是軍中無論是官兵都是又愛又恨的申訴系統著墨太多,而著力在多層虛實真假的辯證之中。在台灣早期對於精神醫學缺乏認識與了解,加上軍方的神秘色彩,北投818醫院總是神祕而令人畏懼的, 818醫院裡面住著許許多多被軍醫判定具有精神疾病的軍人(也有少數的平民),他們在那裡接受著治療,無聊著度過著他們軍旅生涯剩餘的日子或是期待著他們的軍旅生涯的提前終止。精神疾病真假難辨,而軍醫與連隊之間也心照不宣,使得精神問題停役成為軍隊裡讓無法適應軍旅生涯的阿兵哥離開軍隊的方便法門。到底阿正是否真的具有精神疾病,亦或是為了脫罪的掩護? 導演在片中沒有明說,而在現實中也不能明說。儘管現在台灣軍隊訓練已經很輕鬆,但是軍隊拘束的群體生活依然給人壓力,足以讓某些在一般環境下表現正常的人精神失常。當兵往往被認為是男孩成長的過程…

黃昏的清兵衛 (舊文)

今天孤零零一個人去在下雨天去看台北電影節,老朋友在忙,新認識的夥伴還在工作中。其實整個影展最想看的一部片是唐吉訶得,但是時間的關係,沒有辦法看。就只能就我能夠看的時段挑一部來看。在飄著雨絲的午後,一個人坐捷運到中山堂去看黃昏的清兵衛。黃昏的清兵衛,一個身處幕末,只有五十石俸祿的最低階武士,病死了妻子,留下一個失憶的老母以及兩個女兒。故事便從他得肺癆的妻子葬禮開始,而由多年後已經年老的二女委委回想道出父親的故事。為了照顧老母與幼女,清兵衛,一個在籓府倉庫任職的小武士,天天一到下班的黃昏時分,便必須要打道回府,從不參與同僚們的社交應酬,因此被同僚取了「黃昏的清兵衛」這樣的綽號。他青梅竹馬的玩伴朋江(出身四百石)嫁給了一個兩千石的武士,但是卻因為不堪丈夫酒後毆打,因此由她的兄長向籓主訴請離婚獲准,而朋江在家中無聊便時常到清兵衛家替他打理家務。但是她的前夫卻因為失了面子而到其娘家中糾纏,清兵衛代替朋江的哥哥與其前夫決鬥,以一根短棒擊敗籓中有數的劍術高手。而他的劍術名聲也就慢慢在籓中武士間流傳開來。而在此事之後,朋江更是常常到清兵衛家中去。甚至朋江的哥哥也主動向清兵衛提議讓清兵衛取朋江過門,但是清兵衛卻為了不想讓朋江受苦而拒絕了。隨著幕末的動亂,籓主的死去導致了籓內的武士分裂,掌權的家老因而發動了一場大整肅,下令一大群敵對武士切腹,但是其中有一個武士,據說是籓中劍術第一,拒絕切腹,在自家中抵抗來討伐的官差。清兵衛在夜裡被召換面見家老,被賦予討伐籓賊的任務。被家累喪失劍術殺氣,又顧忌家中老小的清兵衛本來不願意接受,但在家老聲色俱厲的斥責威脅之下,也只能接受,在第二天的巳時去殺死拒絕切腹的武士。夜裡,清兵衛把小太刀仔細磨亮(他的太刀為了辦妻子的喪事已經賣了),準備決鬥。第二天一大早,等小孩都去上學了之後,他便差家裡的僕人去請朋江來,請朋江幫他梳理頭髮,整理衣裝,而在一切打點完畢,臨行之前,在門口的玄關,清兵衛坐在玄關上,背對著朋江,終於道出他對於朋江的愛慕,並且約定若是此番決鬥能能勝回來,必然提親。但是朋江卻說她已有與會津籓士討論婚約了,並且說到她可能不會在這裡等他歸來,但是衷心盼望他能得勝。清兵衛便出發去討敵了。想不到進到了陰暗的房間了,對手卻在喝酒,甚至要求他能夠放他一馬。讓他坐下,說了他的故事給清兵衛聽,也是一個貧困的武士,甚至流浪了八年,也是妻子得了肺癆,想不到他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