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9的文章

01012009哥廷根

來了哥廷根一個多月了,實驗室也搬了過來,房子也找著了,
算是把生活安頓下來了,
但是這場把全球凍得冷吱吱的寒冬一來,
可還真讓我懷念海德堡,
懷念海德堡溫暖的天氣,
我終於深深體會到之前人家說
海德堡是全德最溫暖的地方實在所言不虛。
就算在這一片寒冬中,海德堡依然硬是比其他地方高個五六度。
現在想來真是棒呀。

我也開始懷念我的房子,雖然只有一個房間,
但是有大廚房,管理公司也nice。
我還是不明白,為何大學裡管招待所的負責人不會說英語,
雖然她們是很好心的老太太,
但是招待所裡面住著那麼多不會德文的人,
讓她們擔任這個職位對於住戶實在很不方便。
真是搞不懂

統獨雜感(1)

在台灣的兩個禮拜,雖然我很少看電視新聞,但是依舊可以感受到台灣的對立在總統大選之後沒有消退的跡象,反而越演越烈;而我回到德國之後,隨著遊行與陳江會,卻變得更加激烈,這樣的激化對立只會減損理性對話的空間,讓許多其實可以協商可以討論的議題都被抹消了,剩下的只是彼此互相指責謾罵。

說起來,台灣的對立問題從來就沒有真正被解決,在中國在旁邊牽扯的狀態下,要真正讓台灣的族群問題慢慢解除是很困難的。閩南人與外省族群之間互相的不信任感常常會因為中國的問題而加深,變得更難以處理。支持台獨的人似乎將建立台灣國視為台灣前途的唯一選項,將不支持這個選項的所有台灣住民都當成是賣台或是叛國,這樣的思維模式斷絕了彼此理解的空間,其實也武斷地自以為是地把這樣的想像當成了事實,而完全沒有考慮到真實泛藍對於台灣前途的看法,排除掉少數極端份子,泛藍對於台灣前途的主張又豈是投共那樣簡單的? 但是民進黨不願意去尊重這樣的討論空間。其實我個人覺得很多人反對民進黨,並非反對台獨,而是反對這樣霸佔台灣前途正當性的論述方式。台灣前途是非常嚴肅的議題,對於台灣的未來影響深遠,對於台灣島上的每一個人,無論老幼,閩客外省原住民甚至是外籍新娘,都有著重大的意義。

那麼這樣重大的議題,必須要開放所有的可能性,在平和,尊重每一個人的情感、想法與利益的狀況下,做出對台灣最有利的選擇。因為必須要經過嚴肅而理性的討論,但是這一切討論的前提,就是每一個人對於跟自己不同理念的尊重,以及願意接受民主多數的決定,絕對不是把反對自己理念者當成是賣台!!!

台灣獨立或是回歸中國不必然是台灣前途的最好選擇,也不是唯一選擇,而且無論獨立或是統一,都不是單純的兩個字,必須要考量的何時以怎樣的形式與條件去進行,在進行過程與成功之後,會遇到怎樣的困難,會得到什麼而又會失去什麼,這些都是在做出決定前,必須慎重思考的,也是政治人物在大聲鼓吹自己的理念,有義務要向人民說清楚的。誠然,追求任何理念的背後都是有激情在驅動的,堅定的信念是崇高美好的,但是信念的堅定不足以保證信念本身的正確性。羅伯斯比的信念難道不夠堅定,切.格瓦拉的信念難道不夠堅定? 但是他們的觀點卻不全然正確,而施行之後的結果也對國家不見得有利。

統獨議題我們無可迴避,但是不是高喊愛台或是賣台,就可以決定的。

颶風營救 Taken

圖片
如果你喜歡丹佐華盛頓的火線救援與尚雷諾的極速追殺令(Wasabi),那你大概就會喜歡連恩尼遜演的新片颶風營救(Taken)。颶風營救就是兩者的綜合體,它也是退休特工用非常手段搭救被綁架人質的故事,但是沒那麼血腥;它也是爸爸救女兒的故事,卻少了幽默感與廣末涼子的清麗。或許有些嚴肅,但卻是絕無冷場的動作片。劇情很簡單直接,就是連恩尼遜的女兒去巴黎玩卻遭到人肉販子綁架,連恩尼遜便從美國殺去救人的經過。

這部電影是法國攝影師Pierre Morel所執導盧貝松製作的第二部電影,從他的第一部電影-非常爽快動作片暴力特區(Banlieue 13)可以大概看出颶風營救的調子。當然五十七歲的連恩尼遜是不可能像身手矯健Parkour專家大衛貝爾(David Belle),也不像史蒂芬席格那樣武功高強,甚至也不像史恩康納萊在the Rock裡那樣優雅,但是連恩尼遜在Taken有自己的動作魅力,儘管劇情直截了當,見神殺神,遇佛滅佛,但是他的動作卻是走有點像傑森•包恩的寫實風格,不求華麗大絕招,但招招致命;飛身滑行雙槍環掃是見不到的,而是從桌子底下偷射人家腳的垃圾步。但是我卻非常愛這種風格,連恩尼遜不是武俠片裡越老功力越強的老宗師,他會老會累,沒辦法跟著年輕人搞從橋上跳橋下經過大卡車的遊戲;夜裡玩飛車追逐,面對來車的車燈也得狂眨眼睛。身為一個沒錢的退休特工,當然玩不起各式各樣神妙高科技道具武器,但是卻能從小處著眼,從小地方找到線索(當然也是編劇過於直線化的關係)。而支撐他的就是他救回女兒的決心。連恩尼遜確實將這個年老特工的年老體衰與高超技巧都演出來了。

但是這部電影除了看連恩尼遜掀翻巴黎之外,其他部分都乏善可陳。劇情直接了當,沒有太多轉折,也不需要擔心線索會斷掉。根據我今年夏天去巴黎玩的經驗,我非常得驚訝於法國人說英語的水準進步之快,連人肉販子也都能說上幾句。而東歐前共產國家的少數民族又遭了殃,被選為片中的壞蛋;法國的政府也是腐敗無比,而且堂堂國安局副局長的薪水竟然連一個中產家庭都養不起,還得收黑錢;而在法國高級旅館的地下室裡,有著神祕歐洲富商競標美麗女奴的拍賣會。實在很難想像這部片的監製導演都是法國人,或是這是盧貝松與Pierre Morel對於祖國的小小揶揄吧,不過更有可能是他們按照好萊塢的商業製作思維來拍電影,而對於其他國家的刻版印象與偏見可是好萊塢商業片裡不可少的調味料呀。

颶風營救確…

墨攻

圖片
對於看過原著小說或是漫畫的人來說,這部電影簡直是褻瀆。
我絕對無法接受革離由一個飽經陣仗禿頭大鬍子大肚子的中年男子,
變成劉德華演的初陣拘謹雛兒帥哥,
革離形象對於墨攻的核心主題是息息相關的,
墨攻漫畫之所以特殊,不僅僅是呈現戰爭的殘酷,
現實地強調戰爭中後勤與情報的重要性,
直指墨家兼愛非攻與現實的矛盾,
更是因為它本來應該是反英雄主義的,
(好啦,其實我承認所有的反英雄主角最後都變成了另一種英雄的新形象)

但是當主角變成戰無不勝的帥哥,
墨攻電影也就變成了早年被人詬病的典型劉德華英雄電影,
不管面對多麼眾多強大的敵人,劉德華總是能夠玩弄對手,
順便跟女主角來場莫名其妙的戀愛。
電影中想要呈現的戰爭殘酷血腥也被沖淡了,
而平民精神也在為了求帥氣美型的考量下,喪失殆盡。
想想在電影裡面有表現的角色哪個不是美型的貴族,
沒有一個平民有立下功勳而在攻城期間得到拔擢。
而一面倒的態勢也讓戰爭的鬥智失去了可看性。

電影中的角色設計也顯得突兀,
女主角逸悅(范冰冰飾)的女將軍角色純粹就是讓電影裡面愛情故事,
而黑人地道挖掘專家更是令人絕倒。
我反倒覺得飾演操弄一切忘恩負義的梁王的王志文是所有演員中表現最佳的。

墨攻電影儘管和原著相同,是守梁城的故事,但是卻已經失去了原著獨特的精神,而變成了一部尋常的英雄大片。

投名狀

圖片
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看到這部以大成本大製作而得到金馬獎的最佳影片。以華人圈尚未成熟的電影工業來說,能夠成功掌控大資金而交出好的成果,說實在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了。特別是在大陸第五代在二十一世紀接連嘗試拍大成本大卡司大場面電影卻接連鎩羽而歸之後,不得不承認玩大製作大場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這方面,或許香港導演陳可辛確實有一套,儘管投名狀也是他的第一次拍大場面。

投名狀的故事改編自清末四大奇案中的刺馬,但是卻做了相當大程度的改寫,而把所有的傳聞通通混合在一起,既有街頭耳語的姦嫂傳聞,也有戰敗投匪的過往,也有太平天國覆亡後清廷派系權力傾榨。李連杰飾演的龐青雲本是一個清軍將領,卻全軍覆沒,甚至要裝死以求生,卻又遇到了一群由趙二虎(劉德華飾)與姜午陽(金城武飾)率搶了軍糧的土匪,並與他們三人義結金蘭,並且說服他們投軍,更灌輸他們遠大理想,從軍並且不斷往上爬乃是為了要結束亂事,讓百姓安樂,讓窮人免受欺凌。但是為了要往上爬,可不是只有光明面,當黑暗面顯現的時候,兄弟間的矛盾衝突也開始顯現,再加上情愛糾葛,更讓情誼變質,最後落得自相殘殺的悲劇收場。

儘管有兄弟三人,但是電影幾乎都聚焦在龐青雲的身上,而也讓李連杰在角色的成功塑造下得到了他從影以來的第一個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龐青雲也確實是這部電影中最立體複雜的角色,相形之下劉德華與金城武的演出都顯得扁平許多。你很難說他是個好人或是壞人,或著應該說他既是好人也是壞人。他心中有著崇高的理想,他確實希望能夠早日結束戰爭,讓百姓能夠安居樂業;但同時他也有著想要建功得到朝廷賞識的野心。要往上爬就要有所犧牲,要面對道德的困境,這是在任何時代任何國家都必然的,只是有人因此放棄,有人處理得圓融,偏偏龐青雲不是個圓融的人,他是個軍人,就算他有權謀,他本質上還是個僵直的軍人,他的性格決定了他的做法。當然這也是電影的需要。如果他的個性不是這樣的話,哪有戲劇性的衝突可以看呢? 他是痛苦的,正因為他是個有血有肉的平凡人。如果他是真正的好人,那麼遇到需要犧牲別人來成就自己的時刻,就會直接放棄官宦生涯,去保持他的純淨;如果他是大壞蛋,他做任何決定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惜他兩者都不是,所以他為了取信兄弟,立投名狀殺無辜的人猶豫了,但是最後還是在趙二虎與姜午陽的注視下幹了。到最後要殺趙二虎的時候,還擺酒席,沒錯,這是貓哭耗子的假惺惺,卻也是他內心掙扎的反應。

他始終相信他自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