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星際大戰七

我自從知道SW789不是索隆三部曲之後就已經對於SW7沒什麼熱情,但終究還是在飛機上把SW7看了。以一個單一作品而言,SW7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若說歷史是螺旋的話,那麼星際大戰七確實是一個完美細緻的迴彎。
如果是任何其他的電影續集,我可以接受這樣的安排.可是星戰七不僅僅是續集電影,更是宏大歷史的建構,這樣的安排就有點讓我失望.新共和令人難堪不忍卒睹,二十多年之後,新共和依然還是一個東躲西逃的游擊隊.我相信星戰八與九會揭露神秘的First Order到底是如何壯大的.我期待看見的是新共和如何在艱難中建立起來,而不是沒頭沒腦地又被打回了原形.僅僅只是為了讓人重溫經典劇情
果然建設比摧毀難得多,建立一個國家的電影更是比推翻一個國家的電影難上許多


除開這點之外,我對於星戰七是相當滿意的。誠然有些部分可以執行得更好,凱羅忍的不成熟與毛躁讓整個電影中本該最具震撼力的橋段失去力道。

希特勒回來了 Er ist wieder da

圖片
能夠讓希特勒身敗名裂的只有毛寶!

光復中學的事件讓納粹在台灣又成為了話題。我的觀點向來希特勒或是納粹是可以也必須被當成題材,但是執行的好不好卻可受公評。希特勒回來了這部勇敢的德國電影挑戰了這個具有爭議性的題材,但是卻依然搔不到癢處。
如果希特勒穿越到現代世界,會發生什麼事呢?這正是電影希特勒回來了的劇情,希特勒回來了是根據2011年的暢銷小說,但是放在歐洲難民危機的2014年,顯得更為尖銳,也更讓人動搖。不管是漫畫還是電影,找不到對手的時候總是拉納粹當沙包。希特勒的複製人劇情或是納粹殘黨再度興風作浪的故事也不罕見。美國隊長裡的九頭蛇就是一個歷久不衰的納粹反派。
但這回穿越的希特勒是一個正常人,出現在正常的現代世界。電影開始於希特勒在柏林一處公園中醒來,時間從1945年飛轉到了2014年,一個在附近拍攝貧民孩童提足球的記者拍到了他的身影。這個記者面臨被裁員的危機急需爆炸性的題材,於是找到了寄居在書報攤的希特勒。他們在德國到處遊歷,跟民眾訪談。這些影片傳上youtube之後果然有幾十萬觀賞點閱,也讓希特勒得以進入電視台也進入了電視台的主管鬥爭之中。希特勒果然在各種脫口秀與談話性節目中得到觀眾的喜愛,也引起了電視台副總的不服,找到了一段希特勒遭到狗狗攻擊用手槍殺死狗狗的影片,成功讓希特勒聲望掃地,也扳倒電視台的女強人總經理。但是希特勒可沒被擊倒,他寫書,參加談話性節目,他穿越的故事也正拍成電影。
當初發現他的記者總算跟電視台黑死正妹秘書打得火熱,當他帶著希特勒到正妹家的時候,正妹失智的猶太祖母卻認出希特勒,記者總算明白這個希特勒並不是演員,而是真正的希特勒,但是沒人相信他的話,反而把他扔進精神病院。
故事裡面的希特勒確實是非常聰明的人,他一點也不瘋,懂得看報紙也學會上網,他在脫口秀裡的對於電視的評論確實非常犀利"我們把電視做得那麼薄,但是播得卻是烹飪。戈培爾看到真的會氣瘋掉。"故事中另外一個爆點則是希特勒衝進德國國家民主黨(NPD),狠狠羞辱了裡面衰老沒有生氣的黨魁與黨員(很不幸這段裡面的NPD黨員是臨演而非真實人物)
另外一方面,電影裡的希特勒是沒有魔力的,沒有魅力的,當然或許沒有一個演員有希特勒的魔力,現代社會也沒有讓希特勒發揮魔力的場域。另外一方面,這或許是可以預期的,影片裡出現的群眾並不是臨演,大部分情況下電影中拍攝的群眾就是真正的…

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圖片
悲微的小人物所僅有的也只有希望了

俠盜一號是最真實也最殘酷的星戰電影。作為外傳,俠盜一號表現非常稱職。孫子說: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外傳的出奇制勝是建立在本傳的根基上。


如果說星戰本傳是反抗軍的光,是天授英雄自我追尋的光明寓言;外傳呈現的是反抗軍是無名小卒不由自主的黑暗鬥爭。戰場上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回來的,星戰正傳裡的主角都有光環,風暴兵團的雷射怎麼樣都射不中。但是真實戰爭中哪有這樣的幸運呢?革命又怎麼可能只是請客吃飯呢?革命是要死人的,是要殺人的,不僅僅是敵人,也可能是無辜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同伴。


反抗軍不是只有高喊希望,也不是只有一直都是穿著光鮮白袍的蒙·茉詩瑪,反抗軍也是也是在背後再三告誡到時候不要營救而是要一槍斃掉科學家的情報幕僚.是刺探自己同盟情報,一槍殺死線民的特務。是的,星際大戰是娛樂電影,本不預期太過現實或是殘酷,偶而灑點鹽也就夠了。


電影的戰爭場景還是精彩的,在真實戰術與電影創意之間取得了相當好的平衡。雖然超空間通訊、定位跟超空間跳耀用得太過浮濫了,反抗軍的作戰計畫基本上就是主角的船隻到哪,軍隊就攻到哪。這樣竟然還能打得有模有樣的。


電影裡的角色相較於三部曲的主角們刻畫的確實扁平,這裡所說的的扁平是福克曼論小說裡面中所謂的扁平。這是源自於作為外傳電影本身所做出的設定,我不認為需要太過責難。即便是扁平角色也有好與壞,我認為俠盜一號的角色設定上還是挺好的,雖然角色很多,但是至少都有一些亮點,也許只有背著個不知道什麼用的大電飯鍋的姜文沒有什麼獨自的表現,但是他跟甄子丹本來就是一對,當然要合在一起評價的。

相較於之前的星戰電影,俠盜一號少了很多刻意的幽默,或許這也算是一大優點。K-2SO雖然沒人理地碎嘴,但是卻不像3PO那樣教條刻板,反倒如同銀河便車指南中馬文的悲觀自嘲,一個總是算計著機率的戰術分析機器人,最後卻捨棄了自己,以身擋百。另外一個搞笑點也帶著悲劇色彩,甄子丹演的聖殿守護者,總是碎碎唸著“I am one with the Force, and the Force is with me.” 看似搞笑,但是事實上是末法時代新佛未出之刻苦行僧的悲鳴。

這部沒有絕地武士的電影裡,每一個人都扭曲地以自己的堅持活著,扭曲地以自己的堅持迎向死亡。

俠盜一號預告:





鐵血幻象- 納粹的來源 I

圖片
在人類歷史上產生影響的很少是真正的史實,而是人們對歷史的片面記憶。

在二十世紀的歷史裡,恐怕在也沒有比德國人更受到他們自己創造的歷史幻象所害了。德國人塑造了德意志帝國的第一任首相俾思麥鐵血宰相形象,也被這個自己創造的幻象拖進了兩次世界大戰與納粹統治。
在二十世紀初德國人的想像裡,俾斯麥粗暴、強硬、隨時準備使用武力,掃除德國邁向世界霸權的所有障礙,不管是國內的反對者還是其他國家。真實的俾斯麥遠比這個德國人替他所創造的形象更複雜,恐怕也有智慧多了。
德國人忘記了俾斯麥雖然用武力擊敗奧法,卻在帝國成立之後極力拉攏歐洲列強,試圖減低列強對於德國崛起的疑懼;忘記了俾斯麥雖然打壓社民黨與天主教,卻創立了傷病保險與退休保險,提高了勞工的福利。
參與7月20日女武神計畫而被處刑的保守派外交官烏德里希 馮 哈瑟在1944年參訪了俾斯麥的故居後在他的日記裡寫道:「令人感嘆的是我們自己替他在這世界上所創造穿馬靴暴力政客的形象是多麼錯誤,我們天真歡樂地慶祝總算有個人重現德國的影響力。真相是他的偉大在於他卓越的外交能力與穩健態度。他懂得如何贏得全世界的信任,恰恰與今日的狀況截然相反。」

德國人忘記了真實的俾斯麥,擁抱了鐵血宰相的形象。在國家遇到困境時,他們仰望的不是尋求共識避免衝突的溫和政治家,而是不容質疑粉粹敵人的粗暴家長。 

相關文章:
10.03.2016

和平

我反戰嗎?
我很想說我反戰,但是我卻又是一個軍事迷,我是矛盾的,或許就跟所有的人類的歷史一樣。
我相信演化,相信賽局理論,我相信環境可以影響生物的生存策略,也可以影響生物的行為。群體裡面的每一個個體的反應與其加總起來的整體也是環境。
但是羊群裡的一隻狼實在太具優勢了,羊群裡的一小群狼更是無法抵擋。人類的法律發展最核心的部份就是解決家族之間的血仇。
即使在未來的某一天,人類真的可以偃旗息鼓,銷毀所有的武器,解散軍隊警察。那樣和平也是無法持久的。
但是這不表示我們就要放棄和平的努力,順從於戰爭的慾望。二十世紀是人類最和平的世紀,只要翻翻舊約,翻翻中世紀的騎士浪漫小說,甚至翻翻一戰前的育嬰幼教書籍,人們對於暴力的觀點與接受程度在這幾十年間有了巨大的變化。
在川普當選的瞬間,追求和平、鼓勵人類的流動與理解、尊重多元與協商的人瞬間變成了虛偽的左膠。我不相信戰爭會在我有生之年消失,我也不相信一個在地球由智人組成的社會可以沒有軍隊跟警察,沒有特務跟迫害。
但是這層薄薄的追求和平的偽善是我們人類走到現在文明的最偉大成就之一,儘管在這層薄薄的保護網之下,悲傷的慘酷的故事依然在發生,卻已經有更多的生命因著這層保護網而免於災禍得以安然度日。
二十世紀的歷史也證明了,這層保護網是多麼的脆弱。
我是偽善者,至善是不可及的,只能逼近。

秘劍-柳生連也齋 五味康祐

不管是日本的劍俠小說或是中國的武俠小說,甚至是奇幻小說之所以受到大眾的喜愛,一來是因為人類喜歡新奇喜歡冒險喜歡俠義的史詩天性之外,也是因為這些大眾文學也把人類生活的種種矛盾與追求外部化激烈化形象化地表現出來。也因此武功劍術不僅僅只是一種技藝一種行當,更凝結著人生哲理的追求。

這本五味康祐的<<秘劍-柳生連也齋>>我買了應該已經有十年了。2002年山田洋次改編自藤澤周平小說的電影黃昏的清兵衛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在台灣也得到很多的好評。也許因著電影的緣故,那段時間起,台灣出版了一系列精典劍豪小說。這本五味康祐的秘劍-柳生連也齋該是那時候買的。我愛不釋手,這本書隨著我從台灣到德國到英國又回到台灣。五味康祐可以說是戰後劍豪小說的開山祖師,這本秘劍柳生連也齋收錄了11篇短篇小說。每一篇都是非常精彩。

兩篇蠑螈皮膚微生物相的研究

微生物相在這幾年成為生物學界相當熱門的話題。很多的研究發現人體皮膚跟腸道裡的微生物對於人體的健康影響巨大。他們不僅僅影響他們所在的組織,更能夠通過分泌的代謝產物以及調控因子影響人的腦部運作進而改變人的行為。這幾年有一個令人感到興奮的研究顯示自閉症可能與腸道微生物相有關,自閉症的情況可以經由改變飲食的方式得到改善。
除了腸道之外,另外一個微生物聚集的地方當然就是皮膚了。科學家很早就知道皮膚上的微生物跟人體的疾病互相影響,例如愛滋病晚期的黴菌感染。對於兩棲類來說,皮膚上的微生物相比起其他脊椎動物來說可能更為重要。因為兩棲類的皮膚參與呼吸作用,不像魚類或是爬蟲類有堅硬的鱗片保護身體並且避免水分散失,相反地卻是由皮膚裡的線體分泌出大量黏稠的液體來保持身體的濕潤。在兩棲類的保育上,了解兩棲類皮膚上的微生物相更是當務之急,藉由皮膚感染的蛙弧菌 (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以及最近發現的蠑螈弧菌(Batrachochytrium salamandrivorans)造成大量的兩棲類死亡,導致多種兩棲類絕種。不同的微生物之間往往能夠互相制衡,如果能夠找到特定的微生物相可以預防或是減低弧菌感染,或許我們能夠避免更多的兩棲類滅絕。
在這期的微生物生態學(Microbial Ecology)中有兩篇蠑螈皮膚的微生物相的研究,其中一篇是歐洲的火蠑螈(Salamandra salamandra),使用的是比較傳統的16 sRNA分析。這一篇文章比較了火蠑螈在幾種不同的狀況下的皮膚微生物相,首先是生活史中的不同階段,蠑螈的幼生多半是完全水生,經過變態之後的成體則是陸生;此外也比較了身體不同部位皮膚上的微生物種類,特別是蠑螈頸部有特殊的腺體,專門用來分泌抵抗掠食者的毒素,作者認為附近的微生物應該和其他地方不同;最後則是環境,火蠑螈生活在清澈溪流中,但是在不來梅附近的一個族群卻生活在池塘裡,無論是族群密度,溶氧量等環境因子都不同,身上的微生物相應該也有差異。
結果並是生活史或是不同部位有些差別卻沒有很明顯的差異。比較有趣的是最後一個,比較水塘與溪流的之間的差異。按照原本的假設,應該會發現在溪流與池塘中的火蠑螈身上帶有不同的微生物但是結果出人意外,水塘跟臨近溪流屬於同樣族群的火蠑螈身上的微生物相是相同的,而與另外一群住溪流的火蠑螈身上的微生物相不同。儘管科學家無法真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