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5的文章

血腥年代(二) - 伊拉克 2003-2006

圖片
在阿富汗戰事依然膠著的時候,美國作出了另外一個重大軍事決定-入侵伊拉克,這個戰略錯誤可以說是所有罪惡的源頭。 布希還是沒有意識到和它對抗的並不是國家, 是非國家組織,卻選擇攻擊這些組織所在的國家,或是美國認定資助恐怖組織的國家 ( 但是美國卻始終是傳布瓦哈比極端主義的阿烏地阿拉伯的死忠盟友) 第二個問題是在伊拉克沒有找到戰前所宣稱的大規模化學武器,大大削弱了美國在國際間的信用,也讓這十年之間伊拉克最需要國際援助和兵力的時候,美國得不到歐洲的支持。歐洲很多國家如德國、法國、荷蘭等國都有加入派駐阿富汗的盟軍,參加所謂的全球反恐作戰,但伊拉克戰爭只有美國的鐵桿盟友英國和澳大利亞參加。
第三個問題,伊拉克確實太大了,大到讓美國的外交軍事參謀能量全部聚焦在此,而沒辦法顧及全球其他地區的衝突,包括阿富汗。
第四個問題是美國作為佔領軍卻沒有維持伊拉克的治安,這也直接導致了ISIS的興起。在美國的眼皮底下,就在巴格達,什葉派與遜尼派彼此種族清洗,伊拉克人的生活不僅沒有因為美國把薩達姆給趕下台而變得更好,反而陷入了地獄。
美國的副總統錢尼與國防部長倫斯菲向來都是鐵桿鷹派,他們期待軍事行動可以解決伊拉克問題,而且主張速戰速決,甚至當時美國陸軍參謀長新關健上將已經提出軍力不足的警告,但是他的意見被忽視,最後美國派駐了足以擊敗薩達姆但是卻無法維持伊拉克治安的軍力。
很多伊拉克社會復興黨的高級黨員與軍官其實在 2003 年美軍入侵伊拉克的時候袖手旁觀, 因為他們不斷得到美國 CIA 傳來的訊息,他們如果不幫助薩達姆的話,他們將會在美國戰後重建中被委以重任,但是正如電影關鍵指令( green zone )所演的,當這些軍官主動連繫美軍的時候,他們得到的回應是請去招募櫃檯排隊,甚至很多人被關被殺。剩下的共和軍與佔領軍政府決裂,成為反抗軍。
伊朗與伊朗資助的什葉派民兵組織要為這幾十年來遜尼派當政所造成的傷害討回公道,遜尼派接著還擊,也就是在這個混亂狀況之中,ISIS的前身美索布達尼亞聖戰基地組織 ( تنظيم قاعدة الجهاد في بلاد الرافدين  ,通常被稱為Al-Qaeda in Iraq(AQI) )興起了。AQI 挑起了什葉與遜尼之間的緊張關係,多次攻擊什葉派的聖地與清真寺,引起什葉派對於遜尼派的強烈攻擊,然後把自己包裝成唯一可以挺身而出,保護遜尼派抵抗什葉派攻擊的組織。這使得…

血腥年代 (一) 911與阿富汗

圖片
上周我回到海德堡開會,一切順利結束後,準備從法蘭克福機場搭飛機回倫敦,且不說光是等查驗護照就等了半個小時,查驗隨身行李的時候,愣說我的包包裡有炸彈,開什麼完笑,明明我的包包裡只有海德堡之吻,我就被留在安檢櫃檯,等著穿著防彈衣配著槍的警察過來重新檢查才放行。但是我遭遇已經算好了,一位跟我一起學卡波耶拉的朋友在大學裡教數學,前陣子去巴西朝聖,只因為他是一位穆斯林,過境美國被國土安全局拘留了 5 個小時。從小布希2001年宣布全球反恐戰爭,14年過去了,我們出國坐飛機的程序越來越不方便,但是世界卻沒有變得比較安全。全球反恐徹頭徹尾地失敗了,在ISIS依然肆虐的2015年,我們必須要問,為什麼美國與西方國家投注了那麼多心力卻依然失敗,而下一步能夠做甚麼。
David Kilcullen或許是最有資格來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之一。他本來是澳大利亞的軍人,他替澳洲政府因應2002年峇里島肇爆炸案後所寫的分析得到美國的重視,也因此被借將到美國國防部成為反恐辦公室的首席戰略家,參與撰寫了美國新的反恐戰鬥教範,他也擔任過國務卿賴斯以及伊拉克聯合部隊指揮官裴卓斯與美國國務卿賴斯的顧問。Kilcullen並不是整天閉鎖在辦公室吹冷氣的顧問,他花了很多時間親身走訪前線收集資料,與第一線的士兵一起執行任務,與 NGO、當地的官員和部落領袖談話溝通。更重要的是,他不是粉飾太平的乖乖牌顧問,即便成為了美國雇員,他從未改變他直言敢諫的風格,從未停止對於美國錯誤政策的批評。
Blood year是 David Kilcullen 在澳大利亞的雜誌 quarterlyessay 上面發表專刊,他回顧了整個 9/11 後的中東情勢,特別是美國西方的戰略演變以及中東伊拉克的地方勢力和恐怖組織的變遷。或許可以對於 ISIS 的形成,美國在這十年來犯下(無數)錯誤,以及未來可能的方案提供資訊與解答。


David Kilcullen 最主要的貢獻就是他在 2004 年所提出的Disaggregation 戰略,而後也成為盟國對抗蓋達組織的主要策略,即使是 2014 年的歐巴馬依然重提的老調。Kilcullen 觀察到蓋達組織 與傳統游擊戰的相似之處,煽動群眾作為支持與掩護,以少數精英做為真正的行動隊,利用各種社會網路連結,唯一的差別是蓋達組織 是全球的,也因此他必須要插手世界各地伊斯蘭地區的衝突,煽動各地的紛爭,而且把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