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0的文章

十小時的火車-哥廷根海德堡一日來回

帶著幾篇papers與一本書,伯伯爾人海盜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Barbary Corsairs
Corsair這個現在用來泛指所有海盜的詞,最初就是用來專指阿爾及利亞的伯伯爾海盜的。

這 本書是英國東方學家Stanley Lane-Poole的東方三部曲中的一部。Stanley Lane-Poole在這三部曲中呈現了伊斯蘭文明的三種面向,高度文明的摩爾人,粗魯無文的土耳其人與殘酷無情的伯伯爾海盜。

本來打算孤注一擲的,勇往直前,毫無退路的在這個學期畢業,因此打算不要在海德堡註冊的,但是實驗不順加上延簽時簽證官的刁難讓我喪失了信心,還是去把註冊的事情搞好,給自己留個退路為宜。

海德堡也積著雪,但是依然比哥廷根溫暖一些。
出了火車站,趕上了32路,坐到了Technology Park,去學校的記中。服務處的小姐是個華人,過只會說上海話,所以我們還是用英語溝通,這點上似乎海德堡還是比哥廷根好些。要辦的事情很快就辦好了,也就不過是啟用帳號,把密碼列印出來。說來我也有點浪費,學校的e-mail帳號我竟然從來沒用過,浪費。

坐在火車站旁邊的Burger King,點了雞翅與咖啡
等待著,其實我很喜歡坐火車,可以翻翻書聽聽音樂
但是重點是腦袋的放空,心情的沈澱,一種放空,一種孤立的狀態,
我不是火車控,但坐火車是旅行中我最喜歡的部分。

在法蘭克福買了fleischkaese當作晚餐,我不曉得這算不算是德國的特產,總之就是火腿一類之物,但是總是切得厚厚,或烤或煎,淋上醬汁可以當正餐,也可以用麵包夾著吃。匆匆旅人如我,自然是用麵包夾著邊走邊吃。

上月台,火車已經停在那了,但是裡面漆黑一片,猶豫了片刻,挑了節窗戶裡看得到人影的車廂進去,想不到裡邊已經坐了不少人。每當夜裡坐火車,我總會想到卡爾維諾的一個人旅行在冬夜中的第一篇火車站的場景。也許我一輩子都沒機會提公事包吧,大概也沒辦法體會那種出差的感覺,只能用想像的。不過很明白的是,那是種閱讀的浪漫,冬天裡在月台等火車絕對是種莫大的折磨。

在馬堡與卡塞爾之間,開始想著要是能在家裡喝著熱茶,躺在床上打電腦該有多好。

HP Pavilion HDX 16開箱文

圖片
HP Pavilion HDX 16到手的第一個感覺,重!!
雖然號稱2.88公斤,但是感覺像是十公斤一樣。


其實我猶豫要不要買新電腦已經很久了。一來我的小黑IBM X31年事已高,已經快五歲了,中間硬碟掛過一次,電源有些問題,常常有事沒事就給我整個斷電,或是自己來個重開機。讓要開始寫論文的我非常頭痛。二來,我最近開始做live imaging,小黑跑起來真的是力不從心。所以臨時決定要買一台新的電腦。而這次的哲學以我以往的完全相反,以前我都是力求輕薄攜帶,但是這次因為以功能性為考量,加上為了省錢,所以只好放棄重量這個限制。但是我實在沒有想到它會這麼重。

基本性能 : Inter Core Duo 2.6GHZ
4GB RAM
ATI Mobilty Radeon HD 4650 (1GB RAM) 獨立顯卡 算是中階的顯卡
500GB 硬碟
16:9 十六吋高畫質LCD



把大黑(HP Pavilion HDX 16)與小黑(X31)還有小小黑擺在一起,就可以明顯看出它的巨大。
請注意右下方的比例尺



使用時HP logo會發光喔,不過如果是背蓋上裝飾的小圓圈發光應該會更炫吧。


還有支援指紋辨識,我試用過了,不是唬人的,真的能夠識別喔。


作為家庭娛樂機,它付了很多小配件。內建數位電視天線,不過經過我稍微測試了一下,在室內的收訊還蠻差的,而且我也聽不懂德文,所以沒什麼用。此外尚附有兩個遙控器,一個是綜合影音,另外一個是DVD專用的。不過身為影音娛樂機,沒有藍光是有點點遜,但是基本的DVD-RW對我來說也夠用了。


音效與無線網路的控制在前方,是觸控式的,跟燈號整合在一起。控制聲音跟無線網路的是直接輕按就可以,還蠻方便的,但是調整音量的要很用力滑動才有效,我覺得不好用。


我的小黑只有兩個USB,用起來很受限制,大黑有一個1394、四個USB,其中一個是USB/eSATA combo,恰好我的論文爹配了一台eSATA的外接硬碟給我,copy data的時候就快多了。
此外還有一個多媒體記憶卡插槽跟Express Card插槽。影像輸出方面有傳統的VGA輸出,也有接高畫質電視的HDMI輸出。(可惜沒有輸入,不然就可以拿來打PS3了)


右邊的光碟機與兩個USB

作業系統是Windows 7 家用版32,本來我希望可以換成64 bit然後順便把RAM升級到8G,但是廠商說不行,而這…

我的希臘婚禮超短影評

我的正宗雅典出生希臘同學第一次看這部電影後的感想:
「屁啦,這是唬爛的!」
她到加拿大念書後的感想:
「靠,原來電影裡演的是真的。」

Max Payne 2 (江湖本色 2)

最近因為投影機燈泡爆掉的關係,讓我又再度回到了PC game的懷抱,把舊遊戲拿出來重玩。而我第一個重玩的遊戲是經典動作遊戲Max Payne 2。

說Max Payne 2是經典動作遊戲其實未必貼切,因為儘管有讓它在遊戲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子彈時間,當Max Payne2發行的時候,它的遊戲引擎不是最好,遊戲畫面也不是最佳,設定在現代紐約市夜晚的背景也沒辦法展現出甚麼驚人的光影效果。但是Max Payne 2卻絕對是一個經典的遊戲,它的成功在於它的整體,它的風格營造,它的每一個設計都是體現了它所追求的風格,那樣陰暗的,被命運被神秘政商組織所擺弄的可憐警察,一個沉浸在哀痛喪失妻女與迷戀神祕女子Mona的中年男子。沒錯,Max Payne幾乎跟John MacClane一樣die hard,在遊戲裡面,他中槍,從高處跌下,把pain killer當糖果吃,但是他不是身強體壯的肌肉男,而多了纖細憂傷的氣質。

其實如果平鋪直敘,Max Payne 2的劇情也不過跟一般的陰謀論電影相去不遠。但是遊戲的倒敘法,漫畫過場以及精心設計的對白與Max Payne的旁白卻讓這個遊戲有了深度。遊戲設計師運用了每一個細節都用來呈現獨特的氣氛,包含了電視節目、廣播與電話留言。你可以完全不理會,畢竟有時候電視的聲音很容易干擾遊戲的進行,尤其是在預期敵人衝進來的時候。而其實玩家可以完全不理會電話留言也可以完成整個遊戲,但是這樣就會失去對於整個劇情與角色之間互動的了解。

場景的整體設計也非常棒,儘管同一個場景會在不同的關卡中出現,但是卻設計地不會讓人感到厭煩,而且也減少了一代讓人心驚的詭異夢境場景。Max Payne 2裡幾乎每一個場景都是經典,無論在Mona的藏身處,一個風格詭異的遊樂場Address Unknown,Max穿梭在遊戲區與工作人員區中對抗來襲的敵人,或是帶有點諷刺性質的Vladimir Lem木馬屠城記,把一個帶有詐彈的Captain Baseball Bat Boy玩偶送到對手Vinnie那去,而Vinnie變笨笨地穿上了,於是Max就要保護著這個走路會有娃娃鞋子那種嘰嘰聲的巨大玩偶逃過俄羅斯黑手黨的追擊,逃出生天。

當然,最讓人感動的關卡或許是在保險公司大廈的建築工地,這也是整個遊戲中唯一可以控制Mona的時刻。Max先行衝進這個敵人的巢穴,卻因為炸藥引爆而從高樓墜落,被鋼筋壓住。黑…

部落格更名

每次說到學校或是地方的時候,
我總是說我們海德堡如何如何,
但是想想我也已經離開海德堡一年多了。
海德堡真的是一個非常美的城市,
就算排除掉觀光客的過渡宣傳,
我也覺得很少有哪個歐洲城市像海德堡
這樣大小適中,氣候宜人,
有著讓我看不膩的內卡河、老橋跟城堡。
但是我終究離開了,儘管不是出自我的意願,
但是人總是受到命運撥弄著,
該是我試著喜歡哥廷根這個地方的時候了,
所以我決定要把部落格名字改成哥廷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