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9的文章

不能沒有你觀影心得

圖片
在還沒有回台灣之前,我就把看「不能沒有你」當作是這此回台灣的主要行程之一,但是還是拖到了回德國的前三天才去看,卻因禍得福,不僅看了這部發人深省的電影,還參加了映後的導演座談會。
不能沒有你是改編自真實事件,一個中年男子帶著女兒在天橋上揚言社會不公,要跳下自殺,卻被警察拉住。後來記者的深入報導,才知道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不能沒有你這部電影的導演戴立忍與製片陳文彬便是依此為梗概,創作出這部令人感動的電影。
電影的風格是收斂的。為了將影像聚焦在故事人物上,導演選擇了使用黑白影像。在很多情節上,導演也刻意不以煽情的畫面去處理,例如最後父女的會面,兩個人只是遙遙相望,沒有擁抱沒有淚水,可是卻有著飽受摧殘依然無法動搖的親情。
演員的表現當然是非常稱職的,也實至名歸地拿下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與男配角。不過我想如果有這個獎的話,最適合的獎項該是最佳整體演出獎吧。主角們對抗體制,固然令人動容,但是要讓這部電影具有如此的說服力,飾演警察,公所辦事人員、警衛、立委、國會助理、記者、社會局社福人員等配角們所形成的客氣卻冷模的巨大體制,也是功不可沒。
除了劇情鋪陳外,影像的營造也是非常出色的。武雄潛水仰望妹仔趴在船邊的身影,反映了父女之間彼此關切的深刻感情。而導演個人最欣賞的片段,是武雄被警察從欄杆上拉下,妹仔被抱走後,阿財哥獨自走在路上,被灑水車潑濕了褲子,水痕從路中央緩緩流向路邊,確實非常具有詩意地象徵了個人反抗巨大官僚體制的無力感。
我想我們無需特別擇難我們的政府,雖然它表現地確實不太好,可是畢竟無論在任何世代,哪個國家,這樣的故事永遠會發生,要期待官僚體制盡善盡美是不可能的,要想社會具有前瞻性也不免緣木求魚,總是要有人挺身而出,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去對抗,去告訴這個社會,體制還有哪裡是不足的,這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方是。被打了才會遲緩地邁步,人類社會是這樣慢慢走過來的,可預見地將來,也只能這樣走下去。

不能沒有你的官網

不能沒有你的預告片

渺渺事件感想

如果說墨爾本影展撤片是一種政治舉動,那麼取消台灣澤東公司的500萬輔導金並且追回「渺渺」400萬輔導金,也同樣是一種政治舉動,追根究柢,放映新疆人權領袖熱比婭事蹟的紀錄片並且請熱比婭出席在這個時間點,也不能說沒有政治味。

我不想評論誰的理念比較偉大,我只想說的是,新聞局的舉動正恰恰好反映了台灣的法治。規定多如牛毛,卻沒有足夠的人力去真正施行,總是到新聞報出來,才開始找法條來懲處,往往這些規定也根本是枝微末節。也難怪乎澤東公司會喊冤,如果有人真的去追查台灣過往所有電影的國外參展紀錄,若是找到有同樣的疏失,新聞局會一視同仁嗎?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選擇性的執法何嘗不是一種台灣式的政治迫害。法律規章細到大多數人無法遵守,而政府機關平日也無法執行,放任民眾違法,只有等到得罪政府的時候,才忽然開始依法行政,這又如何能叫做公平?

從比例原則來說,新聞局的輔導金乃是獎勵電影創作,參展乃是附加。是否需要因此追回全部的輔導金? 我想也無討論的空間。以合約論,或許澤東公司確實違約,但是是否必要抹殺其電影創作的辛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