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8的文章

[轉載]我要為西藏問題的真相蓋座樓(二)

6。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的西藏(上貼在11頁﹐西藏和英國的關系)(1) 1950-1959 過渡期(過渡期第一帖)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中國共產黨形成伊始﹐黨內接受蘇聯領導﹐並接受蘇聯的民族政策﹕各民族區域應成為自治的共和國﹐有權脫離。但是二戰後﹐中國共產黨逐漸擺脫蘇聯的控制﹐對民族地區的政策也轉變為中央集權制﹕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中國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多民族國家﹐各民族區域(而不是共和國)無權脫離。西藏被認為是這些民族區域之一。1949年後期﹐有了聯合國對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分的承認﹐新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宣布﹐解放西藏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個主要目標之一。此時﹐西藏問題的解決也不比清朝覆滅時更容易。西藏軍事上衰弱﹐內部分裂﹐但是從任何角度﹐西藏像個事實獨立的政體運作。西藏也未能獲得國際社會對其獨立聲明的支持。英國和印度(以及後來的美國)直接和西藏交往﹐如同它是個獨立國家﹐但是繼續承認法理上中國對西藏的宗主權。也就是說﹐他們認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目前很多對西藏當時政治狀態的疑惑﹐就來自這種西方的雙重標準。西藏政府發現自己處境維艱。清朝覆滅之後﹐一系列幸運的事件阻止中國積極解決西藏問題﹔但是此時這些因素都不再存在。西藏現代化派(見本頁底注釋1)曾害怕﹐有一天西藏不得不用無力保衛自己的獨立地位﹐如今這一天就要到來了。毫不奇怪﹐西藏裝備不足﹐領導乏力﹔其軍隊在地域入侵時也顯得很業余。此外﹐西藏在國際上比以往更加孤立﹐因為英國不再有國家利益來維護西藏的“自治”狀態。1947年﹐印度獨立﹐倫敦的角色定位在支持印度的外交政策﹔而後者此時的外交中心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友好關系﹐而不是西藏。盡管如此﹐西藏政府也未坐以待斃。它對共產黨在中國內戰勝利的反應是﹕面臨此對其獨立的共產黨威脅﹐呼吁美國和大英帝國給予民事和軍事援助。送給英國的信中寫道﹕中國共產黨軍隊已入侵中國蘭州、青海和新疆各省﹔由於這些省份地處西藏邊界﹐我們已遞送官方文書給中國共產黨領袖毛澤東先生(Mr. Mautsetung)﹐要求他尊重西藏的領土完整。我們將我們政府送往中國共產黨政府領袖的信件復件附在此信之後﹐希望他能適時考慮此事。但是如果中國共產黨領袖對我們的信件置之不理﹐采取侵略性措施﹐向西藏派遣軍隊﹐西藏政府將被迫用可能的一切手段保衛自己的國家。所以﹐西藏政府熱切希望從貴政府得到一切可能的…

轉載:我要為西藏問題的真相蓋座樓(一)

在正文開始前,我要為西藏暴動與之後的鎮壓中
生命財產受到損傷的藏族、回族與漢族人民默哀,
在任何的衝突中,平民總是永遠的受害者。


--------------------------------------------------------------


我要為西藏問題的真相蓋座樓

本文作者為Heran,源發表於 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萍聚社区http://www.dolc.de/forum/viewthread.php?tid=439839&extra=&authorid=79788&page=1

本文經作者同意全文轉載,除改為繁體字外沒有任何更動,此外也保留了在特殊字詞間的空格或是符號,以作為對於中共網路檢查的抗議。

西藏﹐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是一個美麗神秘的旅遊勝地﹐有著與眾不同的風土人情。西藏自然景觀宗教文化對國內日益增加的中產階級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和西方的中產階級一樣﹐中國的中產階級在西藏這個符號面前﹐不由自主地頂禮膜拜起來。相對於被煙囪廢氣臭水籠罩的城市﹐西藏有透明的藍天白雲和純凈的雪山草地﹔相對於煩雜的辦公室和電腦和擁擠的街道﹐西藏人煙稀少﹐每個人似乎都與人為善﹐路上看到的每一個藏人都在向你點頭微笑﹔相對於做不完的事﹐賺不完的錢﹐藏人那雖然清苦的生活好像樂土一樣﹐他們虔誠信佛﹐心中沒有煩惱。這麼一個被先驅的旅遊者異化的西藏和當下的現實形成了巨大的落差﹐產生了無比的吸引力﹐擊打著每個人的心靈。一個小資﹐可能對離家不遠的路不認識﹐卻可能對“然烏湖”、“納木錯”甚至“墨脫”這樣的地方如數家珍。然而﹐中國人也並不會因為西藏獨特的風光和民風而覺得西藏在中國的地位有多特殊﹐大家對西藏的感情和對大理麗江九寨溝敦煌的感情差不多﹐對藏族的看法也認為藏族隻不過是中國55個少數民族中的一員。歷史課中對西藏總是一筆帶過﹐我們隻知道解放軍1950年和平解放了西藏﹐而之前西藏盛行著罪惡的農奴制。然而我們又經常聽見(看見)新聞中猛烈抨擊達賴喇嘛分裂祖國的惡行(當然我們也隻能從被政..府壟斷的媒體中獲得新聞)。達賴喇嘛究竟是誰﹖他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號召力﹖我們被搞得一頭霧水﹐問過好多人﹐但好像都搞不清楚。不過﹐不管他是誰﹐我們對分裂祖國的人一向都是深惡痛絕的﹗我們還經常惋惜外蒙古以前還是中國的領土呢﹗因為不了解而向往著﹐因為不了解而困惑著。然而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