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2的文章

天水圍的日與夜

圖片
世界上眾多的電影工業一年不知道產生了多少想要在劇情光怪陸離但是結果卻平凡無奇的電影,但是能夠要抓住平凡題材卻又讓人感動的電影卻是少之又少。日本向來是這種平凡見真味電影的大宗出產國,但是在華人圈裡,許鞍華導演可以說是個中翹楚。許鞍華導演的天水圍的日與夜,正是在看似平淡無奇關於日常生活的劇情中,卻緊緊抓住了人生的生老病死,抓住了華人最在乎的養生送死,反映古老傳統在現代香港社會裡的延續與轉化,也就反映了香港的文化變遷。

天水圍的日與夜劇情圍繞在貴姐身邊。貴姊在超市裡賣菜,丈夫過世後,一個人把兒子家安拉拔長大。電影發生在家安考完會考的夏天,而貴姊住的大樓來了一位新鄰居,年邁的梁阿婆。電影涵蓋的生活是平淡的,但是依然面臨著各式各樣的難題。故事的一條線是貴姊幫著梁阿婆適應新的生活。梁阿婆第一次登場的時候,是在昏暗的廚房裡切肉炒菜,一道菜卻分成兩餐吃,也沒有冰箱可以保存。黃昏的時候,沒有裝燈,用得是一個日光燈管的手電筒來照明。她的生活是很節儉的,買油買蛋都要計較三連裝比較便宜,有抽獎也要試試手氣,買電視為了七十元的運費發愁。這不僅是生活拮据,同樣也是因為年邁所造成的不便,所以才沒有辦法裝燈泡,或是自己把電視機扛回家。貴姊跟家安的陪伴與幫助讓她的生活變得有變化也舒適了些。阿婆掛心她的外孫,正巧她的孫子也剛考完會考。阿婆的女兒過世,女婿再娶,並且與丈母娘同住。阿婆很希望看看孫兒,很希望能夠給他些什麼,儘管自己沒有什麼錢卻買了高級的冬菇與金飾,希望送給女婿孫子。於是貴姊陪著阿婆去沙田探望她的女婿。這個橋段我認為是整部電影裡最具衝突性的一段。而從茶餐廳裡女婿的話也可以得知,阿婆關注的,不僅僅是外孫的生活,更是自己生後的發送。"鰥寡孤獨,皆有所養。"一直是中國傳統政治的目標,但是這不僅僅是在生前的給養,死後的喪葬祭祀也是中國人非常關注的。
第二條線是家安的暑假生活: "沒有什麼事,也就沒有什麼情緒"  家安實在不像是個剛考完會考等著放榜的初中生。他的生活很單純,也沒有什麼欲求。或許就好像貴姊說的: "念不了書,就去工作囉。" 生活倒真的沒有一定要怎樣的安排的。他還真得不像是一個應該是在青春期叛逆的孩子。也不羨慕人家有什麼。不管是同學也好還是親戚也好。家安單獨出現的有三個場景,一個是去同學家玩(香港人真得很愛打麻將耶,從小就打),另外一…

奪天書 Book of Eli

圖片
說到奪天書,光是後啟示錄的世界與丹佐華盛頓主演這兩點,就讓我非看不可了。看完之後,我還是蠻喜歡這部電影的很多部分,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攝影的色調,從一開始暗灰的樹林,在破棄的房中如儀式般的過夜,到對比極大近乎黑白影像的沙漠,姑獨行走在高速公路上,而在隧道前的那場打鬥更是整部電影的亮點。很多的細節也都設定很細膩,例如用手會不會顫抖來看看是不是食人族,確實有著幾分道理,倒也挺符合這幾個月很熱門的庫賈氏症。但是隨著主角越接觸越來越多的人群,後啟示錄的味道也就越來越淡,電影也就越來越平庸了。
在這個世界裡,遭逢大閃光已經三十年了,人們背棄了神,掙扎著在斷垣殘壁中掙扎生存。而丹佐華盛頓所飾演的主角是一個行者艾利,這個行者不僅是行路人,更是修道人,是一個在末法時代唯一還有信仰、身負經典的信徒。在大災變之後,人們把這場浩劫歸咎於他之所以在這個災變後的世界裡萬里獨行,不是為了要尋求一個棲身之所,而是受到天啟,往西方送經。幾乎可以說是一個結合唐三藏的虔誠與孫悟空身手的護經送經者。
當然有送經者,自然也就有奪經者。一如蜘蛛精一般,散布著眼線爪牙,等著奪取送上門來的經典。這位由Gray Oldman飾演的奪經者卡內基是一個城鎮的統治者,在這個文明崩毀的世界裡,暴力主宰了人們的生活,但是他卻能憑著他的知識與謀略,控制水源,統制一個城鎮。他的開場確實是聲勢驚人,卻又不凡。在酒館二樓,腳翹在大桌子上讀著墨索里尼,對著CQ達文西密碼等書不屑一顧,卻有收下了洗髮乳,溫柔地幫著他的情人洗頭髮,卻又翻臉無情地抓著她的頭髮。他是深具野心的,他希望找到經典,從而引領人心,擴張他的勢力。 也正因為他的城鎮實在太健全了,健全到幾乎沒有後啟示錄的味了。有兩層樓的酒館、有電器店、甚至還有四五輛車子跟充足的汽油。
"諷刺地是,像我們這樣的老人是這個新世界的希望。" 他們兩個人似乎是這部電影裡唯二能夠明白文化知識的力量的人。他們之間的衝突也構成了整部電影的主軸,除了送經奪經之爭,也更是宗教理念之爭。固然一個是虔誠信徒,而另外一個則是居心不良,只想把宗教當作是控制人心的工具。但是另外一方面,宗教可以是個人的修行, 卻也是社群的集體救贖,如果能夠發揮宗教的力量,即便受到扭曲與誤用,至少至少也是給人心安定給人一個依循的方向,也應該比大災變裡人人自私自利,為求生存不擇手段的混亂要強些吧。而在現實世界上,基督教是主要…

依法行政

這十年來,我最討厭聽到政客們說的藉口就是依法行政了。

先別說他們說依法行政的時候,常常都是遊走在法律邊緣。 就算是他們面對這些爭議的時候,所作所為是合法的。他們所謂的依法行政,不也是將他們自身所應負的政治責任棄之不顧,一意孤行。 

政治的運作從來就不是單靠法條的,從冰冷的法條到實際的做為之間,有太多的行政與政治運作的空間,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要選總統選市長, 不然法條訂好,我們大可以找一隻猴子來當市長(雖然確實有很多人認為猴子應該作得比較好) 協調、宣傳、執法強度、行政裁量,就算都在合法的範圍之內,政治作為的不同,結果就有很大的差異。 

在合法的狀態(這是基本),在政治面做出判斷並且執行,不就是一個政治人物的工作? 而那些該死的政客,竟然拿依法行政當作藉口,不顧可能造成的政治危機, 這不就是自打嘴巴,自己承認自己是曠職怠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