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南斯拉夫分裂大戲-媒體

"媒體戰的劇本頗為簡單,而且一眼就看得出極為邪惡。重點就是集力突顯我們和他們的差異。我們是好的,他們是壞的。就媒體而言,這意味著我們的媒體總是傳播真理,全部的真理,而且只傳播真理,他們的媒體則只傳播謊言。
依照定義,另一方就是黑暗邪惡的一方。這種邏輯對雙方都有利。如果有人認為他那方的媒體可能失之偏頗,試圖從另一方尋找真理,那麼他將會看到相同的語調和態度,只是真理換邊罷了。在聽到和讀到另一方口中的真理之後,想要在抗拒自己這方的,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米哈伊洛.塞諾布恩雅(Mihailo Crnobrnja), 南斯拉夫分裂大戲

艱難的旅行-St. Thomas Abbey 18.05.2012

圖片
一大早起來,在旅館吃了buffet早餐 (已經含在住宿費裡面了,昨天過於氣憤之下,就不知不覺走進了一家四星級的旅館 XD)。回了房間收拾行李,出了房間,把行李寄在櫃台,就開始我來Brno的目標-聖湯瑪士修道院。
早餐

旅館的正門 聖湯瑪士修道院是捷克境內最大的奧古斯丁修會修道院,但是讓這座修道院聞名世界的,卻不是神學上的成就,諷刺地,而是在這座修道院裡誕生的遺傳學。就在這裡,孟德爾在種了八年的碗豆,從而發現了孟德爾遺傳定律,也開啟了生物學全新的領域。

在孟德爾昔日種碗豆的園子旁邊,有一間孟爾爾博物館,紀念他的生平,標題是”孟德爾,人、修士、科學家”想 像中的孟爾德總是在一個破敗的修道院裡,孤單的一個人在荒涼的田野裡默默地耕作著。當然這只是想像。事實上孟德爾也是一個社會化的人,他不是只在修道院裡 靜修的修士,同時也參與了各式各樣的教會活動。出生於農家的孟德爾,從小就在父親的教導下,學習植物的培育與養蜂,這為他將來的成就打下了基礎。
正如同很多出身貧寒卻有心向學的歐洲人,他選擇了當時窮人能夠接觸知識的捷徑-成為修士,後來也在修會的資助之下,在維也納大學取得學位。當然做為修士,他也肩負了文藝復興時期起來,修會最常承擔的社會活動-教 育。而隨著年紀漸長,他也成為修道院與城市裡受到敬重的人物,負起更多行政與文化上的職務。當然在這些工作之餘,他始終維持著他對於自然與物種培育的好奇 心,除了碗豆之外,他也栽種玫瑰與養蜂。選擇碗豆來研究遺傳法則是一個聰明的選擇,因為碗豆的自花授粉,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干擾,同時也可以讓孟德爾可以人 工授粉,選擇具有特定性狀碗豆株的花粉配對。這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需要撿下花粉柱,然後人工授粉,接著還要在收成後數著各種不同性狀的碗豆。他花了八年 的時間栽種碗豆,完成了他的理論。他之所以在八年後不再繼續進行實驗,並不是因為理論已經完成,而是因為他的眼睛在長期使用顯微鏡後視力減退,無法繼續。(從以前到現在,生物學家的眼睛都是消耗品呀…XD)
博物館雖然不大,但是安排的很好,不僅對於孟德爾的生平有全面的描述,孟德爾的實驗以及孟德爾所發現的遺傳定律: 分離律、自由結合律與顯性原則都有很深入淺出的說明,而對於遺傳學與分子生物學後續的發展也有介紹。
但是我必須要抱怨的是孟德爾博物館的標誌: 竟然是XX/XY。性聯遺傳或是性的遺傳法則都不是孟德爾的發現呀。

當 年他種碗豆的地方,現在…

艱難的旅行-17.05.2012

圖片
"小威的網咖定律—只要有沒有人在裡面打電動,就可以判斷是否是發展中國家"

捷克的第一印象,很台灣,這個念頭讓我意識到,很多時候我們在跟別人形容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時候,常常會不自覺用這樣的形容詞,"感覺很像台灣。"也許我們很想家但也反映了某種真實,已開發國家的多樣性與特色是明顯的,但是開發中國家卻在全球化過程中有很大的同質性。(甚至地理的同質性?)一樣的產業替代,一樣的西方文明入侵,快速擁抱電子通訊,手機、網咖、空調系統、色彩鮮豔的塑膠製品。真的,很台灣,雖然台灣是漸漸走出自己的路。但是我想這個"很台灣"的形容是全球化發展趨同性很好的歸納
很久沒有到過一個文字語言是那麼陌生的國家。花了點時間找地方買電車的票,然後坐車去hostel,結果到了那裡。我很驚訝地發現,那間hostel是在一個修車廠裡。紅色的鐵皮圍起來的狹小院落裡,一邊是hostel的兩層長方形建築,另外兩邊都是低矮的修車廠房,院子裡停了四五輛車,而hostel的門還被車子擋住。門把上滿是灰塵,從灰暗的玻璃窗往裡面看,似乎一切都是非常的昏暗陳舊,真的很難相信這是在網路上有8.2評價的hostel。 我試著按門鈴,沒人應在那裡等了半個小時,看著修車技工詭異的神情( 好啦,這是我的自我想像),加上前夜睡得很少,讓我很panic,所以決定回火車站附近另外找旅館,結果上電車的時候,因為一邊的車門已經站了不少人,於是我拖著行李走到另外一個車門上車,結果剛走到車門準備上車,司機就把門關了開走了。這更加深了我的決心,我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等了下一班車,回到火車站,先在火車站裡找服務台,那裡的服務小姐很好心地給我了地圖,並且告訴我遊客中心的位置。遊客中心並不在火車站,而在市中心,於是我就按圖前往,在那裡問到了旅館的資訊還有孟德爾博物館的資訊。本來以為很遠,但是看了地圖跟比例尺,其實也沒很遠嘛。(歐洲的城市舊城區其實真的都不大)
於是我就近找了一家旅館歇著,接著出門去買了燙傷藥,旅館的服務真的很不錯,服務生幫我把我發生的事情寫下來,指給我看藥局在哪裡。買完藥,就去章羅晚餐,去買了KFC,在廣場市集上買了櫻桃與草莓。回到旅館,吃了晚餐,泡澡,睡覺。

房間的一角

房間的天花板



哥布林是很酷,但是在房間的天花板上,半夜醒來看見,似乎有點嚇人。

艱難的旅行 16.05.2012

圖片
這次的旅行從一開始就是被詛咒的, 出發之前,跟老闆有很大的歧見。老闆本來是不准我請假的(因為他以為我要請十幾天的長假,而他很急著想把paper發出去),但是我沒有理他,照樣送假單給秘書,後來老闆知道我只請三天,他就沒多說什麼。這次的旅行其實比預計的時程提早了,原因就當作是秘密吧。

儘管如此,旅行出發的前一刻是非常愉悅的,一群朋友在墨西哥餐廳喝酒,從八點一直喝到十一點,然後才搖搖晃晃走去車站坐夜車。可是好運似乎就在杯斛交錯之間用盡。在火車上半夜醒來,想要喝茶,可是燈光昏暗加上火車搖晃,不小心把熱水瓶裡的茶倒在手上了,超痛的,痛的我連鞋也沒穿,光著腳衝去洗手間沖水,可是洗手間的水是感應式而不冷。於是我光著腳穿過一節又一節的車廂,一間又一間的臥舖,想去找車掌,看看火車上有沒有急救箱,一路上還要不時去洗手間沖水止痛,走到了火車的盡頭,總算見到了車掌,車掌先生說車上有急救箱,可是沒有燙傷藥。德鐵的服務真是太差了,這是”火”車耶,怎麼能夠沒有燙傷藥呢? 要是火車失火了的時候,有人被燒傷了,怎麼辦呢??  太過分了!!
沒有燙傷藥,只好退而求其次,我想或許餐車會有冰塊,或是冷飲,冰敷的效果總是比溫水強。於是我從火車的一頭,延著餐車的指標,走到另一頭,好不容易又走到火車的另一端,找到了餐車,但是這班車是夜車,餐車沒有24小時服務,已經打烊休息關起來了,火車上也沒有自動販賣機。只好繼續忍痛回到車廂,燙傷真的很痛,就好像要燒起來一樣,我只好每五分鐘就要去沖水,我的車廂旁邊是殘障專用的洗手間,比較大間而且有暖氣,本來打算就在洗手間裡一邊看書一邊沖水止痛度過整晚。但是明天還要轉車到捷克去,還是睡一下比較好。

想不到忍痛睡去後,醒來時疼痛已經減輕很多了。同一個車廂的乘客都走了,剩下一個老婆婆,很愛聊天,昨天夜裡也是跟另外一個乘客聊到晚上快一點,七八點醒來之後繼續跟別的乘客聊。所以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她也就跟我聊,儘管我的德文很破,但是似乎覺得聽力有進步,當然也是因為老人家說得比較慢。她要去塞爾維亞度假,她已經在德國住了三十多年,老公孩子都在德國,她跟我一樣,也是要到維也納轉車。
代替我出現的背包
到了維也納,去買前往捷克的車票。

05.06.2012

慢了一天 在今天早晨才開始聽歷史的傷口 卻有著更多的愧疚與厭煩 一年又一年,在這個時間稍微感傷一下下 我們的日曆上有著一天又一天這樣的紀念日 二二八 三二九 五四  六四
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過去了 每次都略略提起,卻又消失在平日的繁忙生活中 這又算什麼?? 
幹幹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