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Highlander-The Endgame

超時空聖戰Highlander-The Endgame就整體來說不能算是一部好電影,但是卻是我關注武打明星甄子丹的開始,VCD簡介上寫得是到美國發展的香港動作明星丹尼爾.楊,那時候我還沒能把他跟黃飛鴻2男兒當自強裡的納蘭元述或是鐵猴子裡的黃麒英聯想在一起。儘管現在看來,丹哥在這部電影裡面戲份不多也沒有在電影製作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卻是他從美國紅回亞洲的契機。劇中他是個舞著奇型雙刃長兵器一副ABC痞子樣的不是刺客反倒是禁軍衛士的荊軻,但他的武打卻完全不遜於真正的主角麥克勞。時空聖戰裡面出現荊軻,真的是一個很酷的idea,可惜卻沒有好好發揮,最後還是逃不過被收割的下場。

時空英豪Highlander是我小時候印象深刻的影集。內容敘述一群不死人(immortals),在暴力死亡後,得以不斷復生的,唯有砍下他們的頭。他們互相對戰,勝的人將取得對方所有的力量與智慧,直到最後一人。超時空聖戰試著將電影系列與影集的系列交會出大結局,說實在劇情不算太差,大魔王雅各.卡爾改變遊戲規則的群體獵殺確實出人意表,也襯托出大魔王的威嚴與氣勢。不死人本來就該各自為政,彼此相殺,幫人追獵只是與人做嫁,甚至終究免不了提供主子養分的下場。要多大的威勢與力量才能夠把這群桀傲不馴的不死人當作鷹犬驅策,確實襯托了大魔王的力量與不寒而慄的性格。

主角與女主角故事開頭也很有創意,麥克勞愛上女主角後感覺到女主角其實也是不死人,經歷過無數次看著愛人逐漸衰老而死亡的他,儘管明白愛人單純的心只想和情郎白頭偕老,依然按耐不住與愛人廝守永生永世的渴望,在新婚之夜趁新娘熟睡之際,麥克勞將匕首插入妻子的胸膛,但是甦醒的新娘卻無法接受殺死她的新郎。等他們再次相見的時候,卻已經是百年後的現代了。這段感情戲可以有更深的鋪陳,但是卻淪為床戲的背景,真的很可惜。

超時空聖戰Highlander-The Endgame沒有大賣不說,連回本都沒有,做為一個奇幻動作影集與電影的大結局,其實無論在劇情上或是動作設計上也真的看得出用心之處,它該得到更多的重視。

Highlander-Endgame 官方電影預告


丹哥在Endgame中的武打鏡頭


Far Cry 極地戰嚎

我的指導教授說的東方寓言

今天我的論文爹從海德堡來哥廷根看他在這的孩子們,
聽他們修業的心得,順便聊聊天。

他跟我說了一個古老東方的寓言故事,一個人跟隨著他
年邁盲目的師傅修行,他的師傅每天早上都會到樹林裡
射箭,他在師傅練習後去林子一看,每一衼箭都命中靶
心,他非常震撼,於是他便請教師傅是如何辦到的,師
傅笑了笑,告訴他真相,他總是先射完箭之後才畫靶。

與所有做生物研究的朋友們分享。

心靈獨奏

圖片

不沾鍋之弊

其實我向來都很少注意台灣的政治新聞,因為現在媒體政客顛倒是非的能力實在太強了,看了只是令人生氣。

台北捷運內湖線現在搞得亂七八糟,但是我認為一車到底的大原則是沒錯的。發包過程的錯誤,驗收不完全就通車在執行上當然有瑕疵,但是卻不應該因此否定當初的決策。

至於媒體點名與廠商有勾結的吳秀光,到底是否有勾結,我也不做評論,但是我覺得他的說詞儘管是推卸責任,但是卻很有可能是真的,也很能凸顯台灣公務人員的窘境。

吳秀光的說法引用自商周的報導<<一份會議紀錄 讓內捷決策現形>>
“吳秀光第一次對內湖線表達意見,並指稱:「以目前捷運局之定義,幾乎只剩西門子公司可參加」、「相容定義要清楚,容許不同廠商某種程度的相應可以,如果有 本事即可將號誌系統及其他配套措施都能放進來提供相容系統的話,其他廠商參與動機增加,不會只有一家參加狀況。」他的發言,被形容為「突然變成了比捷運 局、捷運公司更內行的捷運專家」。”

如果規格標設定過高,使得只有西門子有資格競標,大概也會被媒體或是敵對政黨按鈴申告,被說是圖利廠商。像現實這樣放寬規格標,也會被當成圖利廠商。這是台灣公務員的困境,只要是跟開發採購相關等等經手金錢的業務,都像是地獄,想要全身而退都難。這樣也導致了公務員不敢勇於任事,有所顧忌。

事實上,內湖捷運不正是這樣的顧忌下最大的犧牲者。吳秀光的顧慮是有道理的,但是卻也明白顯示了,他將是否會遭到質疑這點置於能否讓人民有更好的大眾運輸系統之上,我同情他的處境,但是他的怯於任事是不能卸責的。

西螺溪的故事之一-石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