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8的文章

漫畫-邊境警備 紫田恭子

一輩子無法看透人生、在塵世中掙扎著活下去
無論是怎樣的痛苦與悲傷
我全想把它們當成喜悅,銘記於心中。
想在無止境持續下去、
夜復一夜沒有天使的夜晚中,
也能毫不費力地活下去
如果我真能成為那樣的人的話
--沙烏爾.卡達夫,邊境警備

要是讓我來挑一部我最喜歡的奇幻漫畫,我想答案會跌破很多人的眼鏡,因為答案不是烙印勇士,反而是紫堂恭子的邊境警備這部少女漫畫。沒有巨大的魔王(嗯, 其實好像還是有),沒有浩大的戰爭場面,沒有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取而代之的是溫馨善良的邊境世界。當時年紀小見識不廣,還挺訝異怎麼會有少女漫畫沒有談 情說愛,不過現在想來,這部漫畫可是腐味十足呀,但是到也只是點到為止。
故事發生在一個魯烏慕王國偏遠的邊境小村落,那裡的邊界過去只有森林與荒原,沒有敵對的國家,自然也沒有重軍駐守,只有一個小小村落裡頭一支小小的邊防 軍。故事便從一個曾經是首都軍團長卻被降職到這個小小邊境當隊長的沙烏爾.卡達夫來到這個小村莊述職開始。但是當他從最開始基本的點名,就發現一切都變調 了,他的手下就是九個來自鄰近村子長得像豆子一樣手拿著農具而非刀劍的小兵,連左右都分不清。沒有敵人,沒有戰爭,軍隊變成耕田架屋,幫著農民追牛打麥的 民眾服務隊。認真巡視戊守,卻發現了無人煙,只好學著前任隊長整天坐著喝酒望著往首都的街道,不過沙烏爾倒是很能適應這個生活的。
而村裡有著神殿,裡面住著面貌俊美、學問高超的神官傑尼亞斯,雖然個性與沙烏爾南遠北轍,但是卻又出奇得在整天吵架中有著深厚的感情,而他也出身首都,而 他神秘的出身將是整個”邊境警備”劇情的核心;再加上從大都市雷南狄裹脅來的黑咒術師凱爾,構成了整個故事的鐵三角。儘管這不是一部硬派奇幻,但是它的魔 法設定依舊非常吸引人,在這個世界,人本身是沒有魔力的,擁有魔法的是妖魔生物,而咒術便是如何駕馭這些生物。而往往在自然界中過著平靜生活的魔物,往往 在被人奴役後變得兇殘貪婪,最後虛弱而死。
而讓整部漫畫豐富而有深度的,正是這個看似懶散整天想著回首都,又見到正妹就死纏爛打的隊長沙烏爾,正如故事裡的高個子神官所言,整個邊境都是心口如一的 人,只由沙烏爾內心與外表不同。也如他的前任長官所說,這個人看似閒散,有時候還會貪小便宜,但是遇到關鍵任務,卻又能發揮不可思議的力量。而這正是他得 已在茫茫官場之中,既不害人自保仍能不至於滅頂的處世之道吧。而他在漫畫結尾也就是本文開頭的那段話…

心靈傳動術

在神器師伯魯還沒有將念力石帶來帕魯斯坦之前,心靈感應是非常困難的法術,而遠距離的溝通幾乎是無法達成的;即便是法力高強的大法師,也必須要彼此熟識深具默契才能施展,而普通的施術者則一定要有親密的關係才有施法,就算是兄弟或是情侶也只能偶一為之,但是要有穩定而持續的心靈感應非得要雙胞胎才行。西魯迪是一個遊走四方、周旋於達官貴人之間的商人,他在他漫長商賈生涯中領悟到有樣東西的價值更甚於黃金,消息。於是他開始遣人四處收買雙胞胎,讓他們學習心靈感應術,然後把其中一個派遣到世界上的各大城市,另外一個留在身邊,藉此得以即時得到各地的物價波動與動亂局勢,而得以賺進大筆大筆的錢財。這項事業實在太過成功,讓西魯迪索性把船團收起來,專門做消息買賣的生意。這些雙胞胎分隔兩地,而且又要被逼著不斷施展這種以思念做為基礎的法術,常常會心力憔悴而死。因此西魯迪雇用不少流氓惡少,不斷四處拐買貧窮人家的雙胞胎孩童,交由法師集中訓練以補充。直到有一天,西魯迪正悠閒地在他的秘密基地看著他的那群寶貝金雞母時,他仇敵派遣的殺手們衝進了他的藏身所,在他的眼前屠殺了所有他最引以為傲的雙胞胎們(嚴格來說,是雙胞胎的其中之一們),而西魯迪也在亂中被他寵愛的雙胞胎寵妾給勒死。據說魯西迪的藏身所是一個被他派到海外的雙胞胎所洩漏的,而他也因為與他心靈相通兄弟在屠殺中被殺而一起死亡。

耶誕假期的周日,離開實驗室已凌晨一點,拖著疲累不堪的身軀,走在近乎無人的溼冷街道上。。眼皮跟腳步同樣沉重,只覺得離家好遠好遠,不過是四五個街區,卻像是走了半個地球,每一步都是無聊的重複沉重。走到離我家還有一個街區的地方, 在一個庭院牆角邊,看到一道小灰影鑽了進去,那是一隻貓,接著我聽到枝葉析嗦的聲音,這小傢伙爬上了樹。我想我嚇著牠了,而我跟牠之間的互動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不過這小東西竟然爬下樹,跑到我的腳邊磨蹭,原來嚇到牠的不是我,而是車子。牠背上是灰黑虎斑,但是腹部跟腳都是白的。 牠的毛色光鮮也很蓬鬆,摸起來也很滑順,我試著抱牠的時候,發現牠其實挺輕的。我起身走回家,牠跟著我一起走,我想大概是順路吧,但是說也奇怪,這個小東西竟然像是個二門不邁的小閨秀,怕極了汽車的聲音,實在不像是在街上闖蕩的貓兒。我走一會,然後停下來摸摸牠,有時候牠超前我,然後在前面一點的地方等我。 等我走到了家門,掏了鑰匙開了門,牠坐在門口徘迴不去。我走進房間,卻看牠依舊站在門口,又出門摸摸牠,才又進門,如此往復數次,於心不忍的我便把牠帶回家,買了食盆跟水盆,讓牠在我房間裡住下了。白天我去實驗室,牠就在家裡,晚上我回到家,便逗弄牠玩,倒也頗能紓解我工作的壓力。不久之後,我發現每天當我回到家,發現桌上都有豐盛美味的晚餐。本來我以為是好心的房東老太太看我一個人住又工作得晚,順道幫我準備的。持續了這樣的情形一周之後,我準備了一個中國結作為謝禮,送給雖然常常對我碎碎念說著我很難聽得懂的房東太太。不過當我用憋腳的德語像她道謝時,卻得到了一番謾罵,她說她租房是只租給一個人,儘管她很高興我交了女友,幫我張羅作飯,甚至就算她要住進我家也是可以商量,但是卻應該要先跟她打聲招呼。我不禁越來越懷疑,卻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這樣冷漠的現代社會,我以為可以遇到難得的溫暖,但是在房東太太的否認後,反而讓我陷入重重疑雲之中。本來嘛,在現代的冷漠社會,又是個外國人,希望感受到社區的溫馨無異於緣木求魚。但這樣我陷入更深的疑惑與恐懼中,難道我陷入了可怕的陰謀當中,在現代社會裡,沒來由的善意,通常就是詐騙圈套,或是可怕的政府陰謀。我不禁感到畏懼,開始埋怨自己當初怎麼會受不了美食誘惑而吃了這些桌上的食物,說不定已經慢性中毒了,想到這,我感覺到肚子悶痛不已。 我決定要找出真相,於是我假裝離開房間去實驗室,卻又偷偷折返,躲在窗邊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