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8的文章

未曾謀面的房客-精靈

每當我把鑰匙插入鎖孔,轉動門把,推開門,走進我在海德堡的家門,我都會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彷彿在我不在的時候,有人佔據過這個空間。看著餐桌上早上匆忙喝完放著的咖啡杯,投射在牆上的時間,堆疊在桌上的paper,散落房間每個角落的書,安安靜靜地,就好像”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裡”的魯德米拉的房間一樣。一 切看起來跟我出門時一模樣,但又瀰漫著不同的氛圍,我想我真的跟人交替著住在這個房間裡。榆樹街離這裡太遠,我想多個房客應該也不至於有什麼危險。
要 是不 是人而精靈的話,那不就更有趣了。等我出了門,一位莫約一呎高的小精靈就從我的床底下爬了出來,穿著淺綠色的衣服,紅色的尖帽子,頂上還有顆毛絨絨的小白 球,鞋子也是紅紅尖尖的。揉揉剛睡醒的眼睛,開始他的一天。像是逃學的孩子翻過校園圍牆般,這精靈吃力地爬上我的床鋪,這是他的操場。接著他會向攀岩一樣 地爬上我的椅子,登上書桌高地,攤開倒放的書本便是他的帳棚。接著他會用不知道從哪裡摘下的野菓子做派,我真擔心他把派放進烤箱的時候會不小心跌進去。午 後的時光是悠閒地,剛烤好熱騰騰的派與野莓茶。當接近黃昏的時候,他會從窗戶縫溜出去,竄到屋頂,搭著裝著受天空吸引而上升的人類願望的熱氣球,參加仲夏 夜的精靈盛宴。

原來LV4是真的存在的……

如果你看到了就知道我再說什麼,表示你絕對是著宅男(指)忽然間,我也可以看到巴哈姆特的LV4版了。也就是說,我已經註冊八年的...雖然這是沒什麼好驕傲的。假設我的壽命是七十三歲(2003年台灣男人的平均壽命,而且以我的現況,我很懷疑我能活到平均值),那麼八年歲月是我人生中的11%。如果要算打電動的話,把小時候老爹拿AppleII用磁帶玩的小蜜蜂扣掉,把玩了沒多久就被送人的紅白機也略過不表,就從國一我真正開始把撲滿打碎買遊戲當做我電動人生的開始,那麼算算也有十五個年頭了。電動陪伴我度過青澀單調國中歲月,成為我在聯考制度下的宣洩與避風港。到了高中,儘管有社團有科展有中研院,電動依然陪著我。國中高中時代我都是玩電腦遊戲,原因無他,蓋電腦有其他功能作為掩護,得以免於被砸爛或是送人的下場。在國中時代,我印象深刻的遊戲有Silent Service II死亡潛2)、Red Baron(紅爵士)、Gunship 200、Falcon 3.、Syndicat、Ace of Pacific、Ace over Europe、大海盜、還有對我而言很重要但是卻要等我真正到大學才玩完的Betrayal at Krondor。高中時代-X-COM、Master of Magic、DOOM、Hexen、Fantasy General、Panzer Genera、楓之舞。當然到了大學,那是爆炸性的成長,一方面是被放到宿舍沒有爹娘管,加上在遇到了同好,而事實上遊戲工業也是爆炸性得成長,自然是夜夜通宵達旦。大學雖然買了PS,但是還是以電腦遊戲為主。而我的PS放到了在外面租房子的同學們家,大家狂打著刀魂,,大三升大四的那年,被劍魂震撼到,幾個好朋友一商量合買了一台DC,等到最後其中一個出比較多錢的人可以擁有。或許DC的遊戲是我的主機中玩過最少的(大學生是窮),但是遊戲卻是我最喜愛的,且不說被我們玩到濫的劍魂,那依然是我玩過最棒的格鬥遊戲,而永恆的阿爾卡迪亞至今仍然是我最欣賞的海盜遊戲之一。甄試上了買了台PS2犒賞自己,而它也跟著我從新竹牽為台灣,而現在又遠渡重洋來到德國,雖然遊戲不少,但是真正讓我非常喜歡的遊戲卻並不多,DMC是早期的我比較滿意的,而三國無雙是同學同樂與發洩情緒的好物。真正讓我滿意的反而是在PS2末期放出的耀眼光芒-God of War系列。(我必須承認因為語言的問題,日文RPG有很多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