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3的文章

倫敦三周感想

三周結束的感想: 吃了很多雞跟日本料理。
晚餐跟周末最常吃的東西就是KFC跟烤雞。
中午幾乎都是Japanese canteen, Wasabi還有Itsu輪著

Japanese canteen是最常吃的,雖然也最貴,大概都是六鎊起跳,但是他的好處是有座位可以在那裡吃。有拉麵也有飯。它的拉麵我很喜歡,因為味道很清淡不會鹹,雖然不正統,可是不錯吃。它的Teriyaki非常甜,通常午飯我都不會點飲料,可是吃Japanese canteen的teriyaki迫得我非買飲料喝。

去Wasabi我幾乎都是拿壽司,它有一盒鮭魚握壽司加上六個捲壽司加上毛豆只要3-4鎊。它的麵很便宜,但是幾乎就跟泡麵差不多了,從架子上拿了裝著麵條的碗,交給貴台,櫃台加了了高湯跟料然後微波,也只能說是可食的狀態。它的飯是陳列在玻璃櫃裡讓客人選的,有咖哩也有類似中式口味,還有額外的串燒雞肉跟炸蝦天婦羅,各是一隻一鎊,看起來很誘人。我只有吃過一次是豆腐咖哩,很好吃,也許就跟吃麻辣鍋裡的豆腐意味差不多吧。

Wasabi是沒有座位的,只能外帶,但是讓我卻步的原因倒不是外帶,畢竟我現在的狀況基本上跟在台灣沒差別的,同事也常常就買回辦公室吃。而是產生的包裝,盒裝壽司的包裝很不少,裝壽司的紙盒,裡面還有一小瓶醬油、一包芥末、一包生薑再加上外面的品質良好很厚的塑膠袋,加上一雙筷子。吃一頓真的製造很多垃圾。 下次問問看能不能自帶碗去裝好了 XD

共產主義簡史

圖片
這本書好極了,好到讓我看完了之後竟然開始同情認同起布爾什維克黨人起來。
蘇維埃政權崩盤了,在其崩盤之後學界爭論不休的問題就在於蘇維埃的崩盤是否足以代表馬克思主義的全然失敗。這本共產主義簡史無疑持肯定的觀點,這本書的目的就是要在共產主義的棺木上釘釘子。其著重的方式就是成陳述共產主義從興起到崩潰的歷史,特別是其在實踐方面也就是蘇維埃共合國的歷史。如果說這本書是平鋪直敘地描述蘇聯政府的失能暴虐,經濟生產瓦解,人民困苦,那麼我想這本書將會非常具有說服力;可惜他偏偏加入了太多對於共產主義者的詆毀,企圖斷章取義曲解他們的言行,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舉例來說,在簡短介紹馬克思主義思想源流的時候,提到了空想社會主義者與摩爾的烏托邦:"跟現代用語意義不同的是,摩爾的烏托邦是一個節儉刻苦且組織嚴謹的社會,在那兒,所有的公民都穿著同樣的衣服且住在安排好的房屋裡頭,若沒有得到允許,任何人都不能出遊,甚至私下討論公共事務的結果則是被判處死刑。"
先不論美國人心目中的烏托邦是甚麼樣的意義,或是烏托邦的生活是節儉還是富足,畢竟這些都涉及到價值判斷。但是在關於旅行與言論自由的敘述上,這本書確實明確地曲解。在烏托邦原書的描述中,要外出旅行確實是需要事先提出申請,但是只要沒有特別重大理由比如說農忙,幾乎都會得到允許的(在一個生產跟生活合一的社會裡,跟政府申請跟公司申請的意義是一樣的,就算在英國有二十五天年假,合約裡也寫得明明白白請和老闆討論協調請假時間呀)。
更大的曲解是關於私下討論公共事務被判死刑這句。在剝除了上下文之後,這句話顯得非常不合情理。在原書中,這句話出現在討論烏托邦的領導階層,烏托邦的執政官與各地區選出來的代表要經常集會討論城邦的事務,但是禁止執政官與代議士私下議政,違者處以死刑,其目的是為了避免執政官與議員在沒有紀錄的狀況下私下討論出圖私利危害國家的陰謀,參照上下文,這規定並不及於一般民眾,只有最高掌權者受到這條規定約束,目的在於避免密室政治,固然這樣的規定仍舊有些嚴苛,但是考量到時代背景,文藝復興時代的城邦共和國例如佛羅倫斯,飽受各種政治鬥爭之苦,對於摩爾想避免執政官與元老勾結的願望應該可以理解。但是無論如何,烏托邦都絕非共產主義簡史所描述的那般,任何人都不能私下討論公共事務。
在我的眼裡,作者的思維完全受到了myth of pure evil的控制,將對立的視…

尋找甜蜜客

圖片
這是我2013年到目前為止看過最讓我感動的電影(當然是因為我還沒有機會看過秋香),傳奇地像是童話故事,卻又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儘管其高潮迭起不免是經過妙手剪裁的結果,但是卻不減損電影感動人心的力量,因為這部電影最動人的不是情節離奇,也不是音樂,而是人。

1960年代末期美國衰敗的工業城底特律,兩個音樂製作人在迷霧繚繞的濕潤雨夜裡,走進了一家酒吧,酒吧裡如同外頭般煙霧繚繞,歌聲從迷濛中探出來,一個年輕的樂手朝着角落背對著觀眾彈著吉他唱著歌。就是他了,兩位製作人心想。

這個街頭的遊魂Sixto Rodriguez被音樂產業寄予厚望,他的歌聲清悅,更重要的是他寫的歌詞充滿詩意與獨特的反叛精神,1971年,他的第一張專輯Cold Fact推出,儘管樂評的一致好評,但是市場反應極差,據說在美國只賣了六張,但是他的音樂好到即便如此,依然有製作人願意再賭一把,1972年他的第二張專輯推出了,銷售依然慘澹,自此消失在美國樂壇。

但是想不到他的唱片竟然在另外一處開花,沒有人知道他唱片如何流傳到南非,但是卻在南非迅速竄紅。70年代的南非正是種族隔離抗爭激烈的年代,政府箝制言論思想,而Rodriguez的叛逆音樂正好給了南非的知識青年一個缺口,而幾乎成了南非一整個世代的象徵,但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他的生平經歷幾乎是個謎,有人謠傳他在舞台上舉槍自盡,也有人說在台上引火自焚,也正是這樣的謎團啟發了這部紀錄片。

一位南非商人和一位從美國返鄉渡假的南非朋友聊天,那位朋友問到,哪裡可以買到Cold Fact的專輯,在美國根本找不到也沒有人知道這個樂手或專輯,這個膩稱Sugar的商人一邊説著在轉角的店裡可以買到,一邊內心大為震驚,南非人都以為Rodriguez理所當然是世界知名樂手,怎麼可能會是默默無聞,更何況還是在Rodriguez出唱片的美國,因此Sugar決定要追查Rodriguez的下落,不管是生還是死;他得到了一個音樂故事作家的幫助。他們從歌詞裡面找線索加上追查發行商的授權金流向,還架設了一個尋找Rodriguez的網站;他們的努力終於有所進展,他們在一首歌的歌詞中發現Rodriguez應該是底特律人,進而連絡到了當時的音樂製作人與發行人,才知道原來Rodriguez尚在人世,既然已經知道他的下落,故事就該結束了吧,想不到這才是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段落。
也正好Rodriguez的女兒在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