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1的文章

面紗

國家領導者面對國內國外的壓力,有時候很難做出真的有利於國家的舉動,民主有時候反而導致極端。就好像今天法國正式實施禁帶面紗,不管法國政府怎麼說,對於伊斯蘭族群的傷害都已經造成了。如果是因為安全的理由,那麼安全已經讓西方國家傷害了自身現代社會的基礎,那其實正中了凱達的下懷;而所謂的人權,在複雜的文化意涵下,意願與非自願之間,是難以釐清的,但禁止卻不是好方法。就好像纏足,在現在的觀點,絕對是無可非議的侵犯人權,但是單單的法律禁止不完全是纏足消失的主因,更重要得是社會風氣的改變,就如同現在女子的瘦身一般,要改變該用的不是法律,而是社會風氣。人的行為絕對受到環境的影響。
面對一千年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之間複雜難解的衝突歷史,要建立之間的信任是困難的,在這樣的狀況下,任何的挑釁都是非常敏感的。人的情感是複雜的,因為我做得是對的,是公義的,所以你情感是你家的事,如果西方抱持這樣的想法,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更何況,西方這些做為也很難說不是刻意打壓伊斯蘭族群。我不是不相信普世價值,但是立法禁止蒙面毫無意義,既不能改變現狀,更加深了不信任與仇恨,讓將來的溝通與改變更加困難,說穿了,也不過是騙選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