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2的文章

幫男性同胞(稍微)扳回一點顏面的狼蛛Allocosa brasiliensis

圖片
性食同類(sexual cannibalism, 好拗口)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現象,也就是在求偶與交配的過程中,其中一方將對方殺死並且吃掉。不知怎地,這種令人驚駭的情節,卻又給人香豔刺激的味道,而其中最著名的例子,黑寡婦,也就成為危險魅惑的代名詞。 但是性食同類在動物界中其實是非常稀少的現象,主要發生在少數掠食性昆蟲與蜘蛛上。而幾乎都是體型較小的可憐雄性要冒著生命危險為了傳宗接代而被雌性所吞食。而性食同類可以被視為是兩性衝突的極端例子。在這種情形,通常雄性對於生殖貢獻都較少。
生物學家對於性食同類有著不同的理論,最簡單的理論認為這是將交配的對象誤認為是獵物。另一種說法則是認為這是一種得失交換,在亞成蟲的時期,當掠食昆蟲或是蜘蛛體型逐漸變大,食性也從原本吃小蟲子變成可以攻擊大型獵物。這個時期的昆蟲或是蜘蛛會非常具有攻擊性。而性食同類則是這種攻擊性失控的產物。最後一種理論則是將性食同類當成是雌性擇偶的極端表現。藉由攻擊來處理掉不夠格的交配對象。而由此延伸的推論是雌性會根據自身的營養狀況,決定要不要吃掉雄性。
逆轉性食同類也就是雄性反過來吃掉雌性。這樣的案例在自然界更為稀少,但是卻提供了驗證這些理論的機會: (1) 如果說性食同類其實只是單純的同類相食,只是因為雌性的體型較大,所以觀察到的現象總是雌性攻擊雄性。那麼如果在雌雄體型差異不大的狀況下,就應該可以觀察到雄性攻擊雌性的案例。但是如果說性食同類是擇偶的極端表現,那麼我們應該可以觀察到,攻擊方在性食同類與交配之間的選擇與被吃掉的那方的繁殖潛能相關,而且這通常也會表示雄性在性擇中具有選擇權,也通常代表著雄性在生殖過程中付出較多。
但是這樣的例子更為稀少,科學家只有在幾種端足目、等足目以及幾種蜘蛛中觀察過這樣的現象。在端足目的幾個種中,雌性攻擊並且吃掉雄性,但是當雄性也會攻擊比較弱小或是當脫殼的雌性。等足目的寄生蟲雌蟲在交配期初期會攻擊雄性,但是在交配期末期反過來雄性攻擊雌性。從這兩個案例看來,性食同類本身似乎跟交配無關,只是剛好在交配的狀態下,兩個不同性別的個體接近,而增加了獵捕的機會。但是科學家發現拉丁美洲的狼蛛Allocosa brasiliensis的逆轉性食確實跟性擇相關。
其實從體型上就已經可以看出端倪。Allocosa brasiliensis是少數雄性體型比雌性大的蜘蛛。Allocosa brasiliens…

鴻門宴

圖片
記得有人在評火影忍者的時候說過一句話,就算鹿丸的智商有兩百,但是岸本齊史的智商只有...(請自行帶入)
而這部鴻門宴傳奇給我的感覺也是如此。 就算裡面把范增跟張良說的有多神,也不過是小鼻子小眼睛的鬥智罷了, 跟歷史中的張良范增相比,相去何止千里。
我是不反對架空歷史的。但是至少,歷史傳奇要比正史有趣吧。 如果改寫的故事比真實歷史還要無聊,就好像炒焦了一盤好菜,那是何等罪過。


鴻門宴做為中國歷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場宴會,史記的記載已經是高潮迭起,精采絕倫。 項羽的婦人之仁、劉邦的忍辱復重、張良的智謀、項伯的報恩、樊噲的豪勇都充分體現了。 要超越非常困難,可以想像導演不願意照本宣科,而希望能夠另謀突破的企圖心。 可惜的是,鴻門宴電影卻因此變得不倫不類。
還出現了我最不喜歡的情節。兩個男主角愛上了同一個女人,
其他的改編也都是類似的降格,壞人休辱女人的方式就是要她當眾脫衣服,劉邦由自行退出咸陽變成死守、鴻門宴改成了比盲棋(還用了天龍八部段延慶跟黃眉的梗),劉邦陣營還要偷偷放去放武器,然後想要在鴻門宴火拼項羽。韓信變成了武功高強直闖敵陣的武林高手,樊噲變成了藏獒(套用飾演樊噲的陳小春之語),張良派手下奇人異士去暗殺范增,並且在鴻門宴之後,改投項羽門下,蕭何被人坎布袋。姑且不論這些改編跟歷史相去有多遠,重點在於這些情節中,倒底想要表現出什麼。
要論厚黑謀略,小鼻子小眼睛的暗殺鬥棋,真的可以跟歷史上張良范增的大戰略相提並論嗎? 要論忍辱負重、要說仁義的話,死守咸陽,可以跟約法三章、收羅章冊典籍、出城以待相提並論嗎? 要說豪壯,要斷自己手指,為求先手,可以比得上一個粗人隻身衝入,眾目睽睽之下,飲酒吃肉,可以用言語讓在場所有人都啞口無言嗎? 單槍匹馬去求聖旨,比得上多多益善的統帥三軍嗎? 
我想這是一部古裝的黑幫電影吧,因為只有用的格局才能理解裡面每一個人的作為。情義是有不同層次的,而這部電影的情義,也只到這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