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5的文章

屠呦呦得獎的感想(二)-中醫藥是一個偉大寶庫

屠呦呦的獲獎不僅僅只是引起個人榮辱的討論,更引發了關於中醫的討論。
青蒿素的發現是源於中共的523項目,是從中國傳統醫學的藥方中尋找能夠對抗瘧疾的藥物。他們查閱古集尋訪民間藥方,篩選後集中針對200種中草藥的380個可能藥方研究,最終鎖定從青蒿中提取抗瘧疾藥。一開始都失敗,直到屠呦呦從晉代葛洪的肘後備急方對於青蒿的處理方式得到靈感,書中說道:「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於是屠呦呦捨棄原本的高溫熬煮改以乙醚萃取,終於純化出青蒿素。
這項發現至少一開始來自於中醫的靈感,也免不了讓中國人認為這是中醫得到諾貝爾獎的認可,自然也引起了很多反中醫者的反彈。
中國著名的唯科學主義者方舟子在諾貝爾獎發布的當天就發表了文章"屠呦呦获诺贝尔奖说明了什么?",

我將方舟子文章歸納成三個論點,第一個還是關於屠呦呦在發現青蒿素過程中的貢獻。第二個問題則是523項目中篩選抗瘧疾中草藥的成功比率。第三個則是作為中醫整體的批評。
關於第一點, 方舟子認為,「屠呦呦的成果發表過程中確存在拔高自己、貶低他人、忽略別人貢獻的缺點。」甚至認為屠呦呦沒有選上院士的原因也是歸因於此,這種批評已經近似於人身攻擊。一如之前的饒毅的文章,要在青蒿素的研究中挑一個人出來,以貢獻度跟知名度,會被選中的必然就是屠呦呦。當代科學研究的進展往往是仰賴不同的實驗室裡許多科學家的累積努力,要挑一個獲獎者,必然會有遺珠。
但更該批評的是方舟子在針對屠呦呦的批評中顯露的對科學家抑或是所有有成就的人所持的不合理的高道德標準。科學家也是人,在現今先發表就是一切的原則,加上扭曲的出版與經費制度所產生的學術修羅場,能出頭的人有多少是謙沖自牧的善人? 我不得不說,這三十年的諾貝爾獎得主裡,學術成就與為人都讓我尊敬的科學家,寥寥數人而已。方舟子表面上崇尚西方制度,但是提出的標準依然是中國聖人式標準,這種要求不僅不會提振道德,只會讓產生更多的虛假。
方舟子的另外一個論點是,在523項目中最後也只有青蒿素是成功的,而且事實上以古代的中藥的熬煮技術根本不可能提煉出青蒿素,只能算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換言之,從中藥經典裡面篩選出的抗瘧藥物只有青蒿素一種,篩選成功率很低,甚至可以推出中醫根本對瘧疾束手無策。
就說這個篩藥的成功率來說,我很懷疑方舟子是否熟悉當代藥廠是怎樣研發新藥的? 雖然說現代藥學中有很多知識導向的藥物設計,但是更多的時候,…

我對屠呦呦得獎的感想(一)

屠呦呦以發現治療瘧疾的青蒿素獲得了諾貝爾生理醫學獎,成為了中國本土諾貝爾獎第一人,或許也正如屠呦呦自己的得獎受訪所說,有一些意外,但也不是很意外。
不過她畢竟是中國第一位女性諾貝爾獎得主,加上她獨特的經歷,確實引起很多關注,或許可以分成三個部分來談,第一個是屠呦呦是否有資格得獎;以及一個三無教授拿到諾貝爾獎而引起中國學界對於科學制度的反省,尤其是關於院士制度;第三個,或許也是最重要也最複雜的,青蒿素的獲獎是否表示諾貝爾認可中醫。
青蒿素作為目前治療瘧疾最有效的藥物之一,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當然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現在的諾貝爾獎科學獎項被認為是科學研究的最高榮譽,絕大多數都是頒發給基礎研究的頂尖學者,但是考校諾貝爾設立諾貝爾獎時的遺囑:" 領域作出最重要發現或發明的人。" 諾貝爾獎不僅僅重視學術上的突破,更看重對於人類的貢獻,以這樣的角度來說,青蒿素的研究當然有資格得獎。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則是屠呦呦是否是青蒿素研究中最有貢獻的一個人。青蒿素的研究是屬於在文革期間的523項目,這是中共的國家級計畫。因為國家機密,因為當時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專利智產權的脫節,更因為中國當時集體重於個人的氛圍下,個人的貢獻極難歸屬。北京大學生科院前院長饒毅在2011年對此所進行的科學史研究-中藥的科學研究豐碑或許是其中對此研究最詳實客觀的一篇文章,很值得參考。
我在此引用它的結論: "如果屠呦呦和張亭棟獲得了中國的廣泛認可、甚至世界的肯定,我們希望,中國大眾不能簡單地英雄崇拜,更不應該否認其他人的工作。在青蒿素發現過程中,很 多人參與並作出重要貢獻,包括“523任務”組織者,也包括雲南的羅澤淵,山東的魏振興,廣東的李國橋,北京的李鵬飛、梁麗,上海的吳照華、周維善和吳毓林等。屠呦呦研究小組的鐘裕蓉、余亞綱、倪慕雲也有重要貢獻。解放軍戰士、農民是早期臨床療效的志願者,而那時志願的程序不同於現在。  最重要的是,這些藥物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我們應該推崇他們的工作、肯定他們的成就。科學,有著客觀的標準,通過爭論可以將我們帶近真理。"

依照饒毅先生的結論,我們可以說,如果要從523項目中挑出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科學家,屠呦呦應該是當之無愧,但是同樣地很多科學家也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但是這也絕非中國特例。當代的科學研究(尤其是生醫研究),每一個突破都是很多不同的實驗室無數科學家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