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纏足: 金蓮崇拜盛極而衰的演變

圖片
由華裔歷史學家高彥頤所寫的"纏足: 金蓮崇拜盛極而衰的演變"是一本非常好的歷史書,它的英文名字更妙,Cinderella's sisters: A revisionist History of Footbinding (灰姑娘的姐姐們: 纏足歷史重探)。在原版的格林童話裡,灰姑娘的兩個姐姐在試穿王子的玻璃鞋失敗之後,後母拿出了一把大剪刀,說著:"切掉,一旦你當上了皇后,你根本不需要走路。" 而要求兩人分別剪去腳趾與腳跟。拿這兩位女性為了吸引爭取男人的青睞而對身體進行自主改造的舉動來比擬纏足,其實相當貼切。
高彥頤同時身為一個香港人、一個女性與一個歷史家,這樣多重的身分讓她可以感受到纏足(與反纏足)這段過往的幽微之處,以及我們的國族、西方社會和代表它們思維的主流史學界以往對待這段歷史的不足之處,從而在這個看似已經拍板定案的歷史裡挖掘出新的故事。
這本書的編排也非常特殊,故事並非以編年史的方式話說從頭,全書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 揭露的身體,從反面點題,以清末民初的反纏足運動起頭,接著討論討論了民國初年將纏足視為古董的愛蓮者們以及他們編輯收錄而成的采菲錄。第二部分:遮蔽的身體,一開始看似要尋求纏足的歷史源頭,但是事實上卻是遊走在文本之間,探索明清考據學者對於纏足的考證,以及文學裡面男性對於三寸金蓮的狹斜幻想。最後也是畫龍點睛的第六章,也是唯一真正出現灰姑娘比喻的一章,作者穿破層層文本的迷霧,拋開了男性主導的文字與政策;以真實的考古資料尋找女性與女性身體在纏足歷史中的新定位。
正如作者一再強調的,她無意於創造對這個已經被高度道德批判的議題增加更多的批判,而只是要這個龐雜的歷史中挑撿出有趣的部分。女性纏足固然是男性性幻想也是社會衡量社經地位的標準,但女性除了作為被要求的客體,卻也同時是執行纏足與延續纏足傳統的主體。
"纏足原本是一種詩人抒情想像的體現-人們幻想自己真的可以活在詩情畫意中-但是到了最後,它卻變成了一種既過分又愚昧,荒謬透頂的實踐。說到底,纏足做為社會實踐與知識主體,唯一不變的,就是它的自我的矛盾特性-亦即,包容針鋒相對慾望的能力,以及轉而對抗自身的傾向。基於這個原因,即使這項習俗早已成為陳跡,它仍不斷地惹人憎惡,也不斷引人深思與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