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倫敦三周感想

三周結束的感想: 吃了很多雞跟日本料理。
晚餐跟周末最常吃的東西就是KFC跟烤雞。
中午幾乎都是Japanese canteen, Wasabi還有Itsu輪著

Japanese canteen是最常吃的,雖然也最貴,大概都是六鎊起跳,但是他的好處是有座位可以在那裡吃。有拉麵也有飯。它的拉麵我很喜歡,因為味道很清淡不會鹹,雖然不正統,可是不錯吃。它的Teriyaki非常甜,通常午飯我都不會點飲料,可是吃Japanese canteen的teriyaki迫得我非買飲料喝。

去Wasabi我幾乎都是拿壽司,它有一盒鮭魚握壽司加上六個捲壽司加上毛豆只要3-4鎊。它的麵很便宜,但是幾乎就跟泡麵差不多了,從架子上拿了裝著麵條的碗,交給貴台,櫃台加了了高湯跟料然後微波,也只能說是可食的狀態。它的飯是陳列在玻璃櫃裡讓客人選的,有咖哩也有類似中式口味,還有額外的串燒雞肉跟炸蝦天婦羅,各是一隻一鎊,看起來很誘人。我只有吃過一次是豆腐咖哩,很好吃,也許就跟吃麻辣鍋裡的豆腐意味差不多吧。

Wasabi是沒有座位的,只能外帶,但是讓我卻步的原因倒不是外帶,畢竟我現在的狀況基本上跟在台灣沒差別的,同事也常常就買回辦公室吃。而是產生的包裝,盒裝壽司的包裝很不少,裝壽司的紙盒,裡面還有一小瓶醬油、一包芥末、一包生薑再加上外面的品質良好很厚的塑膠袋,加上一雙筷子。吃一頓真的製造很多垃圾。 下次問問看能不能自帶碗去裝好了 XD

共產主義簡史

圖片
這本書好極了,好到讓我看完了之後竟然開始同情認同起布爾什維克黨人起來。
蘇維埃政權崩盤了,在其崩盤之後學界爭論不休的問題就在於蘇維埃的崩盤是否足以代表馬克思主義的全然失敗。這本共產主義簡史無疑持肯定的觀點,這本書的目的就是要在共產主義的棺木上釘釘子。其著重的方式就是成陳述共產主義從興起到崩潰的歷史,特別是其在實踐方面也就是蘇維埃共合國的歷史。如果說這本書是平鋪直敘地描述蘇聯政府的失能暴虐,經濟生產瓦解,人民困苦,那麼我想這本書將會非常具有說服力;可惜他偏偏加入了太多對於共產主義者的詆毀,企圖斷章取義曲解他們的言行,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舉例來說,在簡短介紹馬克思主義思想源流的時候,提到了空想社會主義者與摩爾的烏托邦:"跟現代用語意義不同的是,摩爾的烏托邦是一個節儉刻苦且組織嚴謹的社會,在那兒,所有的公民都穿著同樣的衣服且住在安排好的房屋裡頭,若沒有得到允許,任何人都不能出遊,甚至私下討論公共事務的結果則是被判處死刑。"
先不論美國人心目中的烏托邦是甚麼樣的意義,或是烏托邦的生活是節儉還是富足,畢竟這些都涉及到價值判斷。但是在關於旅行與言論自由的敘述上,這本書確實明確地曲解。在烏托邦原書的描述中,要外出旅行確實是需要事先提出申請,但是只要沒有特別重大理由比如說農忙,幾乎都會得到允許的(在一個生產跟生活合一的社會裡,跟政府申請跟公司申請的意義是一樣的,就算在英國有二十五天年假,合約裡也寫得明明白白請和老闆討論協調請假時間呀)。
更大的曲解是關於私下討論公共事務被判死刑這句。在剝除了上下文之後,這句話顯得非常不合情理。在原書中,這句話出現在討論烏托邦的領導階層,烏托邦的執政官與各地區選出來的代表要經常集會討論城邦的事務,但是禁止執政官與代議士私下議政,違者處以死刑,其目的是為了避免執政官與議員在沒有紀錄的狀況下私下討論出圖私利危害國家的陰謀,參照上下文,這規定並不及於一般民眾,只有最高掌權者受到這條規定約束,目的在於避免密室政治,固然這樣的規定仍舊有些嚴苛,但是考量到時代背景,文藝復興時代的城邦共和國例如佛羅倫斯,飽受各種政治鬥爭之苦,對於摩爾想避免執政官與元老勾結的願望應該可以理解。但是無論如何,烏托邦都絕非共產主義簡史所描述的那般,任何人都不能私下討論公共事務。
在我的眼裡,作者的思維完全受到了myth of pure evil的控制,將對立的視…

尋找甜蜜客

圖片
這是我2013年到目前為止看過最讓我感動的電影(當然是因為我還沒有機會看過秋香),傳奇地像是童話故事,卻又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儘管其高潮迭起不免是經過妙手剪裁的結果,但是卻不減損電影感動人心的力量,因為這部電影最動人的不是情節離奇,也不是音樂,而是人。

1960年代末期美國衰敗的工業城底特律,兩個音樂製作人在迷霧繚繞的濕潤雨夜裡,走進了一家酒吧,酒吧裡如同外頭般煙霧繚繞,歌聲從迷濛中探出來,一個年輕的樂手朝着角落背對著觀眾彈著吉他唱著歌。就是他了,兩位製作人心想。

這個街頭的遊魂Sixto Rodriguez被音樂產業寄予厚望,他的歌聲清悅,更重要的是他寫的歌詞充滿詩意與獨特的反叛精神,1971年,他的第一張專輯Cold Fact推出,儘管樂評的一致好評,但是市場反應極差,據說在美國只賣了六張,但是他的音樂好到即便如此,依然有製作人願意再賭一把,1972年他的第二張專輯推出了,銷售依然慘澹,自此消失在美國樂壇。

但是想不到他的唱片竟然在另外一處開花,沒有人知道他唱片如何流傳到南非,但是卻在南非迅速竄紅。70年代的南非正是種族隔離抗爭激烈的年代,政府箝制言論思想,而Rodriguez的叛逆音樂正好給了南非的知識青年一個缺口,而幾乎成了南非一整個世代的象徵,但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他的生平經歷幾乎是個謎,有人謠傳他在舞台上舉槍自盡,也有人說在台上引火自焚,也正是這樣的謎團啟發了這部紀錄片。

一位南非商人和一位從美國返鄉渡假的南非朋友聊天,那位朋友問到,哪裡可以買到Cold Fact的專輯,在美國根本找不到也沒有人知道這個樂手或專輯,這個膩稱Sugar的商人一邊説著在轉角的店裡可以買到,一邊內心大為震驚,南非人都以為Rodriguez理所當然是世界知名樂手,怎麼可能會是默默無聞,更何況還是在Rodriguez出唱片的美國,因此Sugar決定要追查Rodriguez的下落,不管是生還是死;他得到了一個音樂故事作家的幫助。他們從歌詞裡面找線索加上追查發行商的授權金流向,還架設了一個尋找Rodriguez的網站;他們的努力終於有所進展,他們在一首歌的歌詞中發現Rodriguez應該是底特律人,進而連絡到了當時的音樂製作人與發行人,才知道原來Rodriguez尚在人世,既然已經知道他的下落,故事就該結束了吧,想不到這才是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段落。
也正好Rodriguez的女兒在上網…

飲酒

飲酒就像是在分裂的島嶼之間架橋,
意識與潛意識,左與右,遠古與新近
連結與合一的感覺誠為美好,
但是酒是橋亦是暴風雨
轉眼吞沒諸島嶼

奪命金

圖片
全球金融危機影響的不僅僅是華爾街、銀行或是企業家,而間接或是直接地改變了地球上每一個人的生活。杜琪峰的奪命金或許沒有對於這場二十一世紀初的金融危機提出見解或反思,也無意於勾勒那些華爾街天之驕子倒底是怎樣把全世界一起玩掉的。可是奪命金卻真實地抓住了被這場風暴牽動著的香港市井小民的形貌他們可能也搞不清楚這場金融風爆是怎麼回事,卻依然被這股颶風吹得七葷八素。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香港金像獎會把最佳男配角與最佳女配角頒給電影中扮演銀行客戶的盧海鵬與蘇杏璇。
奪命金採用了如同Crash一般的多線敘事,杜導對於這樣的敘事方式並不陌生,但是這次的多線敘事卻令人覺得有些缺憾,三道線的力度不均衡。劉青雲飾演的三腳豹在黑社會式微的年代不顧自己還盡心盡力幫江湖同道打點解圍是一線;何韻詩所扮演的銀行行員目睹金融風暴是一線,另外一線是任賢齊飾演的警官和他的妻子掙扎買房的過程。但是警官這條線顯得軟弱無力,無法與另外兩條線鼎足而立。但是另外兩線卻非常可觀,讓這部電影依然值得欣賞。
銀行行員這一條線非常生動地描述了銀行如何坑殺散戶,任何有在銀行裡買過基金或是其他商品的人應該都對於這套應付金融監管的錄音過程印象深刻。這個過程是何其嚴謹,一字一句都必須要清清楚楚地錄音,回答的方式清楚明白到脫離了日常對話卻又句句背離事實。看似親切專業的服務,在不用放大鏡看不清的條款裡早就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口口聲聲由最專業(也因此收費不菲)的團隊負責操作卻根本躲不過金融風暴。還不如一個放高利貸的色老頭精明。
三腳豹則道盡了黑社會的轉型。風光不再的黑道大哥坤哥得要靠壽宴禮金來賺錢,看似風光的包場,實際上不僅僅是羅漢席,還得一個勁往桌上塞人,當然免不了給餐廳的管事嘲諷抱怨半天。黑道聚會當然少不了聞風而來的差爺們,個性火爆的 拜山華與警察起衝突被抓走。第二天三腳豹四處奔走給拜山華籌保費,也帶著我們見識了黑道當今群像。大部分的人也都改了行了,開餐館的、收廢紙的還有炒股的,誰也不願意出錢把拜山華保出來,全靠著三腳豹的傻勁,磨得這幫兄弟拿他沒轍,只好掏錢。我總覺得劉青雲飾演的角色總有這樣的傻勁蠻勁,即便是扮演技謀深沉的角色如暗花裡的光頭,在警車上也是險著警察不敢同歸於盡的那股蠻橫,那股傻勁。
故事一如杜導的大部分電影,精明幹練或是英勇善戰往往不是最後的得益者。看著最後主角們抽著雪茄舔著冰淇淋,提著整皮箱錢,他們往後的人生順不順遂,令人…

來自硫磺島的信

在電影裡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無關渡邊謙演的栗田中將,也無關主角西鄉,而是主角的同袍清水跑到美軍陣營投降之後,被留守的兩個美軍士兵為圖方便而射殺。我覺得這是最能反應戰爭如何扭曲人類心智的一幕。

16.07.2013

我想這次的事件正好是台灣這幾年政府體系土崩瓦解的極端展現。 台灣政府官員喪失了現實感,為了討好上面的政治人物,承諾了無法實現的政策,最後導致系統整個崩解。這次的事件絕對是國軍扭曲的文化所導致的,而中間的人為責任,絕對是要追究的。但是同樣地,政府與國軍一連串的失敗政策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這個事件中,軍士官不按規定來是造成了這次悲劇的主要原因。可是在很多時候,國軍基層根本沒有辦法按規定來。精進案與精實案(以及恐怕也將失敗的全募兵制)不合理的精簡人事,導致了基層單位的人力極端吃緊,甚至很多實際存在的機構卻不在編制中,而需要借調兼職。這不僅僅造成了士兵巨大負擔,也產生了很多難以監督的死角,以及彼此推諉的空間。
我是一個悲觀的人,看到國防部的處理方式,令人失望。即便這次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做出稍微合理的懲處,可是如果制度與軍中文化不變,這樣的事件會一再發生。
希望公民1985的行動能夠讓國軍有點點反省與改變

評"台女愛白男?跨國戀情的多種可能" 台灣女孩愛白男?跨國戀情的真面目!

雖然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支持海苔熊的觀點
但是在這一系列關於異國戀情的討論中,我無法認同他的觀點。 ("台灣女孩愛白男?跨國戀情的真面目!"與"台女愛白男?跨國戀情的多種可能") 最重要的是,我覺得他並沒有嚴肅地處理這個議題。 我覺得這個題目要梳理清楚,夠做好幾篇論文了...
基於這個議題的敏感性,我必須在我提出的看法之前,先做出幾點聲明。 (1)任何一個戀情都應該被尊重與祝福的,對於任何戀情與婚姻或是其中的交往對象使用不雅或是歧視性的形容都該要被譴責。 (2)這個議題,如同很多的道德論述,是一種gut feeling。對於道德論述,往往都是在潛意識中先有了定論,然後邏輯思考再來找理由。身為一個死阿宅,我不能排除我的論述是已有定見。 (3)一個現象的存在與這個現象在道德上正確與否,並不相關。 --------------------------------------------------------------------------------------------------------------------------------- 先說兩個跟這個議題相關的故事吧
在1919年代,德國正面臨著建國以來最悲慘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同盟國軍隊佔領萊茵河地區,裡面包含了英國、法國、比利時與美國軍隊。但是挑動德國人敏感神經的,卻是法國的法屬西非值民地(現塞內加爾)軍團,在德國謠傳著這些非洲士兵凌辱德國女性的傳言,甚至被稱為黑色恥辱(Die schwarze Schande)。在1920年代在德國約有100-200名的德非混血,這些小朋友都被認為是因為黑色恥辱的產物。 但是事實卻與此印象完全相反,這些小朋友無一例外地是德國非洲殖民地的冒險者與當地非洲女性所生下的。
第二個故事是,在1920-30年代,德國有一個週報,特喜歡報外國人引誘德國女性的小故事,內容之露骨幾乎可比色情小說。這些報導產生了極大的迴響,這份週報就是先鋒者週報( Der Stürmer),也就是納粹的主要宣傳刊物。
這兩個事件都在德國種族主義/反猶主義興起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由此我們可以看出(1)對於這種傳言的刻版印象是可能存在的,而且可能跟真實有著非常大的差距。(2)這種本國女性被異族引誘的故事/新聞確實撥動男性的敏感神經,而往往成為種族主義激化對立的工具。當然我不是說,台…

八十分女生

我也沒有機會看到書
但是從商業週刊所刊出的書摘,我比較認同海苔熊對此的評述。關鍵的爭議點在於整本書的核心論點: "一個我稱之為「八十分女生」這樣的族群,反而是目前、甚至接下來五到十年中最危險的一個分類!"   對於做科學的人來說,這本書之後討論的交往策略正確與否恐怕不會被注意到,因為我的思緒已經完全被阻斷在這句論述上。一整本書的目的是要針對一個現象提出解決的方法,可是如果這個現象本身不存在或是沒有被有效地證實,後面的策略也就失去了意義了。至少這些策略就不是針對問題的解決方法,不是專論而是通論了。 八十分女生是非常成功的行銷手法,因為所有人都會用玫瑰色的眼光看世界,特別是看自己,尤其是無法明確區分出能力好壞的領域,例如心腸好壞或是領導力(嗯,或是與這篇文章有直接關係的魅力。通常都會把自己看得比真實的高些。但是大部分的人也都有自知之明,畢竟自己不是林志玲或是歐巴馬,這是明擺的,可是高於常人總是沒問題的吧。 嗯,六十分,那才是及格邊緣,我才沒有那麼差呢?  七十分,嗯,那也是及格邊緣呀(研究所的), 那那我應該有八十分吧。 哇,有一本是針對我而寫的書耶
更重要的是,這篇文章(不是書喔,我只討論文章)對於八十分女孩的界定是多面向的,文章中是這樣說的: " 「八十分女生」如同字義一般,她們其實是條件不錯的一群女生。她們是我們周圍那些條件不壞、溫柔體貼、對人親切的女生。雖然沒有搶眼的美貌,但她們在外貌 上也並不差;男人或許不會第一眼注意到她們,但她們都有足夠的女性魅力、通常也很耐看。更重要的是,她們沒有好到讓人有不敢親近的壓力。她們大部分學歷不 壞,有一份還不錯的工作。經濟上雖然不至於很闊綽,但也算是自給自足。"
但是卻讓人感到不清楚,所謂的八十分女孩是指每一項都八十分? 還是總和平均是八十分? 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麼假設每一個條件都是獨立不相關的話,一個外貌八十分,個性八十分,工作能力八十分,品味氣度八十分,收入也八十分的人,會佔總人口的多少呢?  我不知道這些條件是否真的是常態分布。就算是真的是常態分布好了,這些分數的常態分布的標準差和平均要設在哪裡? 好,我們把商周一開始放的那個常態分布的圖來當作起點吧,假設平均設在50分,因為他的圖看起來好像是這樣設的,標準差,這個真的說不準,但是為了要把分布符合0-100之間,而三個標準差是99.7%,所以我們就把…

The Last Stand

圖片
這部劇情一點都不難猜的動作片讓我驚豔的不是阿諾的動作身手,反而是駕車俐落到一面倒的大反派,強大到我不禁懷疑這部電影是不是由通用汽車獨家贊助的。作為阿諾重出江湖後第一部擔綱主角的電影,這部電影是中規中矩的。在阿諾的形象塑造上,我覺得拿捏不錯。老英雄的魅力不僅僅在英雄,更在"老",或許更在"傳承" 。

阿諾在片中扮演的是美墨邊境小鎮的警長,一個曾經在LA SWAT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英雄因為見過了太多血腥而退隱到邊境小鎮,卻沒想到血腥風暴即將襲捲而來。一個國際大毒梟在拉斯維加斯移監的時候,在他的手下精密的計畫之下,從FBI的層層戒護中脫逃,搶走了一輛超跑,抓了一個FBI美女探員當作人質,一路飛奔南下,直闖美墨邊境。一路上FBI設下的各種攔阻都被壞人一一拆解了,只要闖過邊境的鐵橋,大毒梟就可以從此逍遙了。而現在唯一能夠阻擋他的,就只剩下阿諾警長率領的蝦兵蟹將了。
也因此電影大概可以分成兩部分,決戰前夕,一方面大魔王一路南下,而魔王的手下們則在小鎮做最後的準備;於此同時,警長與小鎮的警察們則一步步發現壞蛋們的行蹤與意圖。第二部分則是決戰的早晨,警長帶領手下設路障阻擋,而壞蛋們則要掃除障礙。
警長的手下是非常典型的動作片,也許可以拿個天龍特攻隊或是日本的特設戰隊。一個老警長,一個矮胖的墨西哥畏首畏尾不想惹事但是重情重義最後還是加入的副警長,一個冷靜聰明的正妹女警,一個本性善良誤入歧途跟女警有一段情被拘留的浪蕩子,一個有點瘋瘋的經營武器博物館的武器迷,還有一個不甘於小鎮平淡渴望去大城市當SWAT的拿來振奮士氣的小祭旗。問題不在於這些看了長相就知道他們在電影裡的表現與下場,問題在於,每一個配角是否有至少一點點的貢獻與發揮。是的,我不爽的就是那個被當成丑角的武器迷。 Last Stand讓我想到了一部奇幻小說The Legend,同樣也是老英雄守住最後一道防線的故事,當然除此之外情況很不相同。但是阿諾確實知道他的螢幕形象,也一定程度上做出了凸顯老邁與鐵漢英雄的特質,格林機槍、M870與大左輪,還有以拙勝巧的打鬥方式,但是卻也不得不說沒有超出預期的表現,電影劇情的單純與質樸,或許也就是80年代動作片的回歸,也是一種美國憲法第二條與美國地方精神的體現,中央只會把事搞砸,還是得靠邊疆local收拾殘局。

工匠

中古代的匠人或是大夫, 在學成之後,辭別了師傅 就背了個包袱,裡面裝了所有他賴以為生的玩意 四處遊歷,直到走到了一個人情風景都滿意的地方 就放下行囊,建一個作坊或是開一個館 就一輩子安居在美麗的城裡 這樣的人生好像也不錯

三色貓

從前有一隻可愛的三色貓, 她在恬靜安詳的日耳曼城鎮裡居住著, 有一天她在草原上玩耍, 追逐著飛舞的蝴蝶 玩著玩著就迷路了, 天已經黑了, 小貓咪哭了起來,
忽然間,一陣白煙在她眼前爆開 一個留著鬍渣的大叔出現在小貓咪的眼前 "怎麼不是正妹女神" 小貓咪只是心裡暗想,卻不防頭上被棲在大叔肩上的黑烏鴉給啄了一下 "這裡又不是希臘,這裡是日耳曼,日耳曼,吾乃大神奧汀" "我迷路了,你可以帶我回家嗎" "你的家在這裡嗎" 大神奧汀手一招,一團煙霧凝在空中化成影像,在波濤的彼岸,小貓咪看到了跨在橋兩邊的巨大方型高塔,還有無數的燈火,壟罩在陰霾的雲霧中,閃爍著溫馨。 "這不是我家,我的家沒有那麼多高高的房子。" "那麼,是這個嗎?" 奧汀揮揮手,把煙霧打散,在一次伸出手,手掌一開,又一團煙霧出現在空中,慢慢凝結了新的影像,純淨沒有一絲雜質的藍色天空,各式各樣綠色的植物,有很多是小貓咪沒有看過的,還有平靜的看不到邊際的巨大池塘,是淡淡的淺綠色。 "這不是我家,我家總是下著雨"小貓咪說著 "這麼囉嗦,煩死了,你自己挑吧" 奧汀一頓拐杖,空中出現了好多好多的雲朵,雲朵裡浮著各式各樣的影像,有高聳的尖塔,有翠綠的森林,有平坦的草原,低矮的農舍,也有崎嶇的雪山,這些雲朵繞著小貓咪轉,追著小貓咪,小貓貓在雲朵之間躍竄著,一邊閃躲,一邊找著屬於她的家的雲朵;當她看到她熟悉的黑木格架子糊著白牆的房子的時候,卻被身旁的一朵雲吞了進去。
小貓咪從雲裡往下掉,但是因為很快進入了終端速度,所以她也不怎麼擔心 也不知在空中翻滾了多久,小貓咪終於落了地,卻被旁邊飛馳而過汽車濺起的水淋了一身 她一邊舔著毛時回頭望見了一個很高很瘦卻又一節一節的建築,最頂上還有一個尖塔。 於是小貓咪哭了

國際貓

圖片
一隻德國貓
被取了日本名字 有一個台灣主人 必須要決定去法國或是英國

效率與工作環境

當我看到很多人拿GOOGLE對於員工的良好環境來當做對員工好是對企業有幫助的論點,我其實是擔心的。
這不是因為我懷疑這樣的論點。很多心理學的研究都指出針對創造性的工作而言,一個舒服而有趣的環境對於創造性的思考是非常有幫助的,也因此這樣的環境能夠增加生產力,創造價值。更不懷疑努力營造更好的工作環境是必須要持續推動的目標。
我擔心的點是以企業效率作為衡量勞工是否應該要有好的工作環境這件事情本身,固然作為說服慣老闆們的一種說帖來說,這樣的戰略不可不為有效,畢竟只有讓慣老闆們覺得對他們有益,才有可能去做。但是同樣地這樣也就提供了企業 價值衡量員工工作環境的正當性。這樣的價值觀,能夠給予提供良好工作環境正當性,也同樣將給予壓榨勞工正當性。如果,我只是說如果,鴻海富士康在中國的工廠的軍事化管理是這種形式的代工廠能夠產生出最大生產力的管理方式,那麼就能夠讓這種管理方式合理化嗎? 顯然是不行的
雖然生產價值是資本主義企業的核心。但是有些價值是在資本主義之上的,是無論怎樣的效率也都不能夠犧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