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2的文章

莫言

作者的意念不就是全然寄託在文字之間,作者的特權,就是在文字中真實,也可以在文字中虛假。除了文字以外,所有作家說的話都不是真的 如果說文字是作家的靈魂都不為過。除了文字之外,一個作家又有什麼好說的呢??

離開或是留下,反抗或是順服,都有各自的美德也可能是各自的卑劣。說到底,每個人最終孤單地面對自己的靈魂,

死亡的面貌

這個帥氣的防毒面具是為了

圖片
這個帥氣的防毒面具不是為了做什麼神奇的實驗,而是為了煮果蠅的食物用的 !!


果蠅不像其他模式生物,可以把胚胎凍起來,所有各式各樣不同果蠅都必須要不斷換養到新的管子裡一代一代生殖繁衍,這樣才能把珍貴的突變株或是基因轉殖果蠅保存下來。
因此確保果蠅食物的供應可以說是果蠅實驗室的管理上最重要的工作。
大的實驗室會請專人來煮food,窮的實驗室大概就只能讓學生來煮
(記得在清大的時候,我們實驗室就很窮,設備也簡陋,都是每週值日生用瓦斯爐跟湯鍋煮然後大家一起用杯子把food分裝到管子裡,好懷念)

煮果蠅的食物其實就跟煮果凍也差不多,主要的成分有玉米粉,酵母粉(在徐老師的實驗室我們好像用過我輩兒童的惡夢健素糖),糖(在清大用的是紅糖,在這裡用的是黏稠的糖蜜)還有用來成形的洋菜粉。為了長期保存,所以還要加防腐劑, Nipagin與propionic acid。也是最後這麼丙酸搞出了大問題來。

我們實驗室的果蠅食物一向都是實驗技術員在管,請工讀生來煮的,
但是偏偏最近實驗室人多了,而工讀生生病的生病,離職的離職,幾乎每個禮拜都供應短缺。
這讓我們實驗室的每一個人都很怒,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要負擔煮food的工作,
所以我們老闆只好加緊招聘新的工讀生,可是意外就因為在這樣頻繁人事更迭中發生了。

我們新的工讀生大概是眼神太好了,不需要帶眼鏡,
在配丙酸的時候,被丙酸濺到眼睛,角膜灼傷,
於是他馬上去看醫生,所幸沒有什麼大礙,
但是他也非常守規定地通報了學校的安全官,
於是我們實驗室也對專門為了煮果蠅的食物,準備了高級的護目鏡

可是人力還是很吃緊,我們老闆於是把腦筋動到我們department裡面專門做定序的大媽技術員,
不知道他是怎麼說動我們department的頭讓她來幫我們做果蠅的活,
結果又出事了,還是propionic acid惹的禍,
她在觀摩怎麼煮food的時候,在煮food的大鍋旁邊站了一下,
想不到隔天就咳嗽連連聲音沙啞呼吸困難,看了醫生說是肺泡灼傷,
她也很守規定地通報了學校的安全官,煮food的活當然也就不再落在她身上。

而我們實驗室也就出現了這個帥氣的新玩具。
待了這麼久果蠅實驗室,煮了那麼多年的food,我還真的沒有聽說丙酸出了這麼多事的。
徐伯伯家的小朋友們,你們要自己小心呀,
蝙蝠俠,我來了!!



反駁所謂"賴清德精彩駁斥胡錦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