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2的文章

頂尖對決

二二八

這是八年前我在當兵時寫下的文字,現在看起來,當然有些地方有所疏漏,但是依然代表我對於二二八的觀點。我必須說在前頭,人的觀點不可避免受到成長過程與家族歷史的影響。我的祖父母在當時是沒有田產跑到台北工作的客家人。他們在二二八面對的經歷與事後對此的觀感,自然與在鄉村的農民、參與動亂與起義的人、震壓的軍人或是慘遭殺害的文化菁英遺族有很大的不同。而他們的觀感也影響了我對於二二八的看法。當然我的看法只是我的看法,純粹是對於事件的觀點。對於在這樣一個動盪而混亂的事件中喪生或是遭到傷害的人,我深深感到悲傷。

二二八當時的環境跟其間的變化事複雜難尋,如果不考量當時全球環境與中國的政經狀況,那麼我們很難理解在二二八過程中,中國官員與台灣菁英的盤算與作為。
光復的"烏托邦"  不可否認,在日本戰敗,國民黨接受台灣的時候,大部分的台灣人民對於光復是有很大的期待的。以為回歸中國懷抱就是天下太平豐衣足食,可惜這是遙不可及的幻想。當時的中國本身就已經風雨飄搖,派來的中國官員也非菁英之輩,語言不通,官員軍警的貪污枉法,加上一種對於台灣人民受過日本統治的漢奸鄙視,與自己為文化優越的傲慢,讓台灣人民迅速感到期待落空的背叛感。但是我們必須說,就算真的遴選當時中國最好的官僚人員,也很難改變這樣的局面,特別是在中國當時貨幣貶值、物資缺乏的悲慘狀態。
政策上,專賣與貿易管制大大限制了台灣商人的經商管道,而日本當兵的台灣人返家,不僅面臨著失業,也面臨著敵我易位的認同問題。加上陳儀想要故作開明,力主新聞自由,以致於群眾容易受到激化。很快地,阿山、半山、本省人、外省人這樣的稱呼就已經出現了。這樣的稱呼已經反映了本省人的不滿。
陳儀本身不是一個腐敗的官員,其實也算是一個耿直廉潔的軍人,先不論功過,至少他面對死亡的氣魄也算是一條好漢了,但是面對這樣複雜的局勢不是個人操守好就可以應付的。他自己手下的人也不是自己的子弟兵,他的幕僚包含各個派系,彼此鬥爭,搞得烏煙瘴氣,陳儀也根本無法了解真實的狀況。
暴動開始的時候很快地,本省人開始追打、掠奪、強暴殺害外省人,而消息從台北傳到全台,很多學生、人民團體紛紛組成,目的不一,有的是類似民團維持秩序,有的是有政治訴求的遊說團體,也有打著推翻政府的游擊隊反抗軍。我爺爺奶奶儘管不是很會說台語,沒有被波及,甚至讓著外省鄰居躲在日式房子的大棉被櫃子裡,躲避暴徒的追殺。
接著由台籍菁英…

殭屍生存指南

圖片
你準備好面對殭屍大舉入侵了嗎? 不知道該如何在殭屍末日中存活嗎?  別擔心,有了這本殭屍生存指南,讓你充分準備殭屍襲來的那天
對於一個小說家來說,運用不同的文體來達成創作的目的是再必要不過的事了,
World War Z的作者Max Brooks的Zombie Survival Guide正是這樣的傑作。 他處理這個議題之嚴肅,讓人真的以為他是認真在告訴大家如何因應殭屍攻擊的事件,而這也是這本書的趣味所在。 而書後半所羅列的殭屍攻擊歷史事件,更是作者短篇小說技巧的充分體驗,營造了歷史感,也不忘拉入政府掩蓋的陰謀論。
Max Brooks的殭屍生存指南非常寫實,無論是武器的選擇、居家房子的防禦工事、逃亡的地點、或是在末日時刻的避難所,都是以日常(當然是慣常擁槍自重美國人)可以取得的物品為主。所以裡面不會出現M134狂掃或是鈦合金超能裝甲防禦之類的高科技。但是也正因為它所極力追求的真實性,反倒讓我對於Max Brooks的殭屍設定感到不滿足。
Max Brooks的殭屍是由一種神奇的病毒Solanum所引起的,它對感染人類的腦部,讓人死而復生(其實只是病毒掌控人身體的過度狀態),變成噬血怪物,會不斷攻擊並且咬食人類。Solanum病毒只能改變人的行為,因此不會把人變成超人,只是不怕痛,嗅覺與聽力變得靈敏,會發出低吼聲,只有直接破壞腦部或是完全毀滅殭屍(例如火燒)才能夠消滅殭屍。而且正因為他們的腦部嚴重損毀,因此除了追逐活人的慾望,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也無法執行復雜的協調動作,例如爬樓梯或是跳躍。而這些設定也是這本指南中對付或是躲避殭屍的基礎。
但是接下來的部分就是我不能接受了,Solanum造成的殭屍除了腦部之外的其他細胞都已經壞死,因此循環系統、消化系統等等完全不會作用,也不需要,他們的咬食只是一種純粹的慾望,或是說用來造成病毒傳播的舉動。殭屍可以在這樣的狀態下存活四到五年,直到整個身體因為細菌等等作用自然崩解為止。
所以他們是不需要能量的。我想這些殭屍最好的作用不是製造殭屍軍團,而是把做成殭屍發電機,把殭屍放在接著磁線圈的跑步機上,在他們前面放個活人當餌(當然要在三公尺高的地方),他們就會不斷前進,產生電力。潔淨無汙染的永續能源!! 
最好是這樣啦,最好沒有ATP,肌肉還會收縮,還能動,當然我們可以腦補一些設定來圓,比如說體內的細菌或是體表的藻類/葉綠素來產生能量。但是它…

Street Fighter IV

圖片
如果不是看了駱以軍的降生十二星座,或許我不會買了這款遊戲。

快打旋風是我的童年嗎? 不算是,
自以為是乖學生的我,沒有趕上台北街機的黃金時代。
等我上了高中,在同學的帶領下,想要開始玩大台電動的時候,電玩就被收起來了。
快打旋風在我的回憶裡是很零散的,只有國中時偶爾到同學家打超任時的印象
對我來說,遊戲不是只是遊戲,更是我幻想的舞台
快打旋風對我有甚麼意義,其實很薄弱,
但是總是要假裝自己是骨灰級職業玩家一下咩
讓我決定要買快打旋風IV回來緬懷一下,
緬懷一個不屬於我的童年
但當我玩下去我就知道這真的不是我的童年,這種緬懷只應該存在腦海中,
有人可教我要怎麼按嗎

上上籤

圖片
"一個怕事古蹟系學生, 一位爽朗ABC御姊,
一件來歷不明的古印石,
開啟一趟引得眾仙下凡、天界震動的古物修復之旅。"
這確實是一部很CCC的短篇漫畫,換言之,非常具有學院的風格, 考究詳實,解說也非常地充分, 雖然在一般的狀況下, 漫畫裡出現過多的文字不是好事, 但是在CCC的框架之下,這是可以理解, 或著說這本來就是這個系列的目的之一。
故事敘述天庭重要的寶物古印石被盜,流落凡間,卻不巧被一位古蹟系學生跟他的ABC御姊姑姑撿到,而引發天庭的追截。 以一部短篇作品來說,我認為上上籤的劇情在剪裁上是很合宜的,沒有過多雜亂的旁支,整個劇情很順。
或許是為了維持一種輕盈的風格,打鬥佔的篇幅不大,連帶也讓衝突的強度降低了不少。而牽引整個劇情走向的神印,儘管說得好像有多重要,但是其實好像也是可有可無嘛~ 失落了六十年好像也沒有甚麼事,而最後斷了,也沒有對於天地有任何的影響。
在人物的刻劃上,或許因為短篇的關係,很難有深刻的表現,每個人的定位打一開始就很清楚,每個人的觀點也沒有任何的變化。(這點,本傳甚至不如番外篇的前傳) 兩位人間角色幾乎淪為解說員與搞笑兼殺必死,到了劇情的後半段失去了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