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英勇之心:世界大戰 Valiant Hearts: The Great War

圖片
Between 1914 to 1918, inside such trenches of the western front, millions of people fought, lived, and died. Some made it, some did not. Here are their stories.

英勇之心:世界大戰 valiant hearts the great war是一個以一次大戰為背景的益智遊戲,根據真實歷史設定的感人情節,富有娛樂性與教育意義,極具啟發性。

WOW,如果任何一個遊戲玩家看到這種敘述,都不免會倒抽一口涼氣,更不用說去玩了,在三十年多的電子遊戲史裡,太多太多打著這樣旗號的遊戲推出,是比互動電子書還平板無趣,遊戲失了娛樂性,也就談不上教育意義與啟發了。
但是這一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百年之際所發行的Valiant Hearts卻完完全全配得上這個描述。玩家所扮演的角色都是戰爭裡的小人物,在遊戲的進行中,玩家次第操縱每一個角色。Emile是一個法國老礦工,正期待著他的外孫誕生,而他的女婿Karl是德國人,當奧地利的斐迪南大公遇刺,歐洲大國緊張,Karl被遣送回德國。而兩人都被徵招入伍,另外兩個主角則是比利時的留法學生Anna,她志願成為戰場護士,另外一方面也在尋找被德軍擄去的科學家父親;還有非裔美國人 Freddie,他與船業大亨的女兒相戀私奔到法國,卻在德國的空襲之下失去愛妻。與當時沸騰激昂的公眾情緒相反地,他們都只是想要過著平淡生活的一般人,但是他們的命運卻被這場大戰所牽扯著。當然更不能不提到軍犬Watt,牠幾乎伴隨著故事主人翁們度過層層難關,也是很多解謎的主要關鍵。
在遊戲裡,他們可以說是第一次世界大戰裡的馬蓋先,這是有兩層意義的,他們利用利用環境解決問題,推動故事的進展。此外也有一些小遊戲,例如開車閃躲,操縱坦克,或是Anna的急救術是以節奏遊戲的方式進行,我非常驚嘆Anna每次救人用的小罐綠油精般的藥物,只要倒幾滴,施以推拿,任何的。此外,他們跟馬蓋先一樣,完全不用槍,頂多頂多就是把人打昏而已,也不會看見任何一個人因為主角的舉動而見血或是死亡,儘管事實上他們的舉動確實造成了傷亡,但是一如影集裡的馬蓋先,這些都沒有出現在畫面上。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遊戲並不避諱顯示戰爭的殘酷面。第一次世界大戰之所以被稱之為世界大戰,並非…

北宋种氏將門之形成

圖片
會對於這本書有興趣,恰恰和這本書的作者曾瑞龍教授寫這本書的理由一模一樣,乃是因為水滸傳。書中裡面的老种與小种經略相公雖然沒有真正露面,卻是書中習武人在失去廟堂官場正途之後的唯一正經去處。
水滸傳裡出現的第一個英雄王進,因稱病受到太尉高俅羞辱之後,帶著老母投奔邊廷,正是往老种經略相公處去,也在途中遇上了九紋龍史進,傳授他武藝,而牽起了整個水滸故事。要知道,王進正如儒林外史一開頭的王冕,有著特殊地位的,展現的是書中其他人物都無法企及的崇高典範,儘管同樣身負絕世武藝又遭逢冤屈,王進終究沒有落入梁山。
一身武藝卻思緒單純的史進在神機軍師朱武的誘騙下,拋棄祖上基業,想要去延安投奔師傅王進,迷糊的史進因把老种與小种經略相公給搞反了,投錯地方,找不著恩師王教頭,卻遇著了魯提轄。魯智深被金聖嘆評為是上上人物,讓他欽服的上司料想也是超卓的人物。
"北宋种氏將門之形成"是英年早逝的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曾瑞龍教授的碩士論。 這本論文的重點並不在於講述种家一班將領的功業,而是以探討种家三代為將的經歷為經,探討北宋武將選拔問題。
种家出仕的開端是北宋初年的种放,本是一個終南山上的隱士,後來被宋真宗延請出山,但是他卻五入五出,一再重演著辭官歸隱復又被請出山的戲碼,這在當朝就已經引起非議,但是作為宋朝初年崇儒政策樣板,朝庭與种放還是樂於玩這場戲。种放本身到底有多少才學,是否獻上了什麼政策,對於大宋江山有甚麼貢獻,恐怕是有疑問的,甚至被人諷刺「不把一言裨萬乘,衹叉雙手揖三公」,但是他對於他的家族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的。种放是非常成功的投資客,他充分利用天子給他的豐厚賞金,廣置田產,成為大地主,強買土地,擅用驛站,縱容門下。行事作風在當朝就引人批評。
种放不娶無子,因此家業有他的姪子世衡繼承,种放留給其後人兩大優勢,其一是其隱士身分得以庇蔭兒孫輩作官,其二是,是其留下的田產,讓他的兒孫在經營邊廷的時候有了本錢。种家第二代的种世衡正是得其庇蔭作了官。种世衡本來任鄜州判官,請修青澗城,修成之後,朝廷改命他為內殿承制知青澗城,也從此由文轉武,成為武官。宋朝重文輕武,文人知軍事並不罕見,要提的話,范仲淹,韓琦,甚至是寫夢溪筆談的沈括,都是大家熟知的例子。种世衡與他們不同,范仲淹等多是擔任路帥,統籌地方軍政的高階職位,只作戰略指導,不會真正下場帶兵打仗;但是种世衡卻是要親貿石矢領軍作戰的軍官。
重文輕武…

日落真相(Emperor)

日落真相是一部絕美的愛情片,故事描述和日本同學相戀的男主角班那福勒斯(Bonner Fellers)准將為了找尋愛人的下落,在二次大戰結束後馬上飛往日本,最後卻絕望地得知愛人已逝的消息。電影也附帶提及男主角在東京的工作,不過不太重要,嗯...好像是關於調查日本天皇有沒有戰爭罪之類的枝微末節。
以上固然是開玩笑,但是我確實對於好萊塢總是要在電影裡硬加入愛情元素而感到不滿。在這部日落真相裡,占據相當篇幅的愛情故事只是讓電影失焦;儘管如此,這部電影至少帶出了令人思索的議題-天皇的戰爭責任。儘管昭和天皇神龍見首不見尾,一直到電影的最後才現身,整個電影卻圍繞著他轉。對於美國來說,選擇把一個可能犯下戰爭暴行的人送上審判台;還是為了避免可能的社會動盪而選擇直接不起訴?  何者在道德上比較正確? 這個難題貫穿著電影日落真相(Emperor)。
故事的主角Bonner Fellers准將隨著麥克阿瑟將軍登上了二戰後殘破衰敗的日本領土,做為駐日盟軍司令部幕僚群裡的日本通,他被麥帥賦予了重要的任務,在十天之內調查天皇在戰爭中是否有犯下戰爭罪刑。在這十天裡他查訪了躲藏在暗處的日本高級官員,甚至直闖皇宮,但是他是在追求真相嗎? 抑或打一開始,一如麥帥交付任務時暗示的,表面上雖然是公正調查但是實際上更多的是找尋找有利於天皇的證據。
日本在二次大戰中有戰爭暴行嗎? 日本有侵略亞洲其他國家嗎? 或許令人悲哀,特別是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人更感悲哀的是,電影裡的近衛文麿在密會福勒斯准將裡那番看似狡辯的開脫之詞,其實卻是歷史的真相。世界上哪一個強權沒有巧取豪奪,在國際關係理論中,有一派以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John Mearsheimer為代表的攻勢現實主義,在總結了人類戰爭外交文明之後,得出的結論正是一個國家的外交軍事政策往往越激進越具侵略性越有利。西班牙靠著美洲崛起,英國靠著打劫,占領美洲還有印度崛起,美國靠著西部大開發,更不用說俄羅斯的蠶食鯨吞。這些先馳得點的國家靠著侵略拿了好處之後,卻又打著建立秩序的大義阻擋了其他國家用一樣的方式取得勢力。這樣公平嗎?  
裕仁有沒有戰爭罪刑,我想多少還是有的,日本二戰前的天皇並不是虛位元首,但是也不是一個專擅獨裁的君王,他被層層複雜的官僚體系與慣例禁忌所包圍著,皇道派在30年代的亂搞固然在226事件裕仁忍無可忍之下結束,但是卻也顯示了日本軍方陽奉陰違,不完全聽從天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