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

我反戰嗎?

我很想說我反戰,但是我卻又是一個軍事迷,我是矛盾的,或許就跟所有的人類的歷史一樣。

我相信演化,相信賽局理論,我相信環境可以影響生物的生存策略,也可以影響生物的行為。群體裡面的每一個個體的反應與其加總起來的整體也是環境。

但是羊群裡的一隻狼實在太具優勢了,羊群裡的一小群狼更是無法抵擋。人類的法律發展最核心的部份就是解決家族之間的血仇。

即使在未來的某一天,人類真的可以偃旗息鼓,銷毀所有的武器,解散軍隊警察。那樣和平也是無法持久的。

但是這不表示我們就要放棄和平的努力,順從於戰爭的慾望。二十世紀是人類最和平的世紀,只要翻翻舊約,翻翻中世紀的騎士浪漫小說,甚至翻翻一戰前的育嬰幼教書籍,人們對於暴力的觀點與接受程度在這幾十年間有了巨大的變化。

在川普當選的瞬間,追求和平、鼓勵人類的流動與理解、尊重多元與協商的人瞬間變成了虛偽的左膠。我不相信戰爭會在我有生之年消失,我也不相信一個在地球由智人組成的社會可以沒有軍隊跟警察,沒有特務跟迫害。

但是這層薄薄的追求和平的偽善是我們人類走到現在文明的最偉大成就之一,儘管在這層薄薄的保護網之下,悲傷的慘酷的故事依然在發生,卻已經有更多的生命因著這層保護網而免於災禍得以安然度日。

二十世紀的歷史也證明了,這層保護網是多麼的脆弱。

我是偽善者,至善是不可及的,只能逼近。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